《元脈大陸》[元脈大陸] - 第6章 暴漲實力

一道溫和的聲音自一處相當簡陋的小院子里傳出來。
「冷月,你就不必送那些丹藥給我了,被你父母知道,又要挨罵的。
」駱凡站在大樹下,望着這位身穿藍裙的少女溫和地說道。
藍裙少女聽聞,搖了搖頭,面紗下那精緻的小臉蛋上有着一絲憤怒。
「挨罵就挨罵啦,又不是什麼大事。

駱凡望着眼前這位身材極好,卻總是帶着面紗的少女,不由地微微愣了下,隨後緩慢地說道:「我這幾天要去山上住了,你注意下身子,別整天呆在煉丹房,要出去多玩玩。

冷月的性格和她那姐姐冷雪的性格可完全不同。
一個極為的熱情,而另一個卻極度的冰冷,如千年寒冰。
「嗯。
」藍裙少女獃獃地望着駱凡,不知想到了什麼,其雙眼竟然有着一絲血紅,一滴晶瑩剔透的淚珠自眼角邊流出,滴在地上。
她知道駱凡每過幾天,都會在橫山裡居住幾天,為了去提高自身的實力。
她知道眼前這位少年一直在不斷地努力,在默默地付出,為的僅僅是解除她那該死的政治婚姻。
「不準哭,女孩子哭了可不漂亮的。
放心,我說過我一定不會讓你嫁給不喜歡的甚至見也沒見過的人!一個星期後,我會回來的!」
丟下這句話,駱凡便拿着行李包,離開了自己的住處。
熾熱的陽光照在他的身上,留下一道長長的背影。
冷月望着這道背影,望着逐漸消失在她視眼的少年,眼角邊的淚珠更加的多了,她知道駱凡那句話的涵義。
一個星期後,冷月將要嫁給慕府的慕士榮了,而駱凡將會去阻止這場令她厭煩的政治婚姻!
橫山中山林遍布,其內地勢複雜,奇珍異獸,從遠處望,就如同一把把銳利無比的青劍插在上面。
駱凡這次進入橫山的邊緣是為了盡量提升自己的實力。
現在他所處的位置便是橫山的邊緣,至於橫山的內部,其內有着些黃階級別的脈獸,甚至可能會出現玄階級別的脈獸,駱凡可不敢進去惹它們。
「喝!」
駱凡的身上依舊有着四個青色的玄鐵圈。
這些玄鐵圈在烈陽下散發著白色的金屬光澤。
這些玄鐵圈可不是以前的那些了。
自從駱凡的修為停留在士階中品七段,其力量,速度等各方面都有了很大的提高。
以前的那些玄鐵圈對現在的他可沒有了任何用處。
因此,駱凡從冷府的倉庫中重新找了下四個重達十五公斤的玄鐵圈!也就是說,駱凡在承受着六十公斤的壓力!
一滴滴汗珠自少年的臉頰上緩慢地流了出來。
這樣的汗珠,每天都會有!並且每天都會增加!
雖說雛鷹展翅,蒼鷹搏兔中的每一招每一試都被駱凡練得滾瓜爛熟了,但加上這總共到達六十公斤的玄鐵圈,駱凡的動作隨着時間的流逝逐漸變的緩慢了起來。
但他依舊在揮舞着一系列的動作,在不斷地堅持着。
時間似精靈般再一次地從駱凡的身邊瞧瞧地飄過。
駱凡的動作越來越慢,豆大般的汗珠一直連續不斷的自駱凡的額頭處流了下來。
「喝!」
「雛鷹展翅!」
「蒼鷹搏兔!」
駱凡大喝一聲,體內的四十八縷真氣隨着他的聲音在不停地旋迴着,用力對着一棵蒼天大樹打去。
翠綠的葉子紛紛落下,在樹榦上留下了二尺深的深度。
「力度還是欠缺,速度依舊不夠快!」
「但是我將脈紋瞬間激發,將金元力和土元力引入到那四十八縷真氣中,那麼我的速度,力量,敏捷等等將會提高兩倍!」
「不知發揮全力的我能否越級殺人?」
在武者中,能越級殺人的武者可謂鳳毛麟角。
因為每一段的差距都相差巨大的!想歸想,駱凡也知道這是一件極為難的事情。
先不想這些問題,駱凡繼續練着功法,汗水繼續揮灑在泥濘的土壤上。
就在駱凡持續不斷的練習中,轉眼間,湛藍的天空似被一滴墨汁滴入其中,天空逐漸變得漆黑了起來。
隨着時間的流逝,漆黑的天空上出現了一輪明月。
月色如水,星光點點。
微風在夜幕中輕輕拂動着。
一絲絲月光散了下來,茂密的深林似鍍上了一層銀色的薄紗。
一簇火焰在一棵蒼天大樹旁邊不停地跳動着,地上有着些散發著香味的骨頭,一少年靜靜地挨在大樹旁,望着天空出那閃閃發光的小星星,漸漸地,進入了夢鄉。
這一天就這麼的過去了。
當第一縷陽光自天空的邊處照了下來的時候,駱凡早以頂着重達六十公斤的玄鐵圈,扎着馬步,雙臂筆直。
這樣的姿勢,這樣的動作,駱凡不知道做了多少次了。
他只知道若不這樣,那麼他就永遠不能將實力提升上去。
駱凡這次進入橫山,將要呆上一個星期,所謂的不過是盡量提升自己的實力,然後去阻止那場政治婚約!
每次想到冷月,這個心地善良的藍裙少女,駱凡都會不禁意地一愣。
要說以前,冷月的天賦比冷雪只強不弱,但自從冷月修鍊潮聲訣的時候,走火入魔,導致筋脈受損,徹底成了一個廢人!也就是從那一日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