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脈大陸》[元脈大陸] - 第8章 戰吳金

看來,這五脈石可並不是自己先發現的,是這位大漢先發現的,想到這裡,駱凡不由地大怒:「好你個吳金,私藏五脈石先不說!今日你竟然想殺我?我是侯爺,你今日殺我,就犯了大罪!這事若公布天下,看誰可以救你!」
吳金聽聞,冷笑一聲,道:「這裡只有我和你,我把你殺了,這事誰能知道?談何公布天下?更別說什麼大罪了!駱公子莫非是個傻瓜?」
他微眯着眼睛,上下打量了駱凡一翻,露出玩味的笑容,道:「怪不得,怪不得我那兩兄弟,一個被你打得手斷,另一個人斷了條腿,原來你發現了這五脈石啊!呵呵,先不說你打傷我那兩兄弟,就憑你發現這五脈石,你就不得存活與這個世界上!」
原來這大漢是那兩位門衛的大哥!他是為了那兩兄弟而來的。
駱凡站在距離銀髮大漢二三丈的地方,緊緊地盯着吳金。
在吳金的身上,他感覺到了一絲似的壓力。
「這才是真正步入士階上品的人!」
駱凡知道那些蝙蝠表面看上去是士階上品,但實際上缺是弱了很多,若細分的話,那些蝙蝠頂多是士階中品九段!
士階中品九段與士階上品一段,雖說表面看上去僅僅差一段,實際卻相差甚遠。
這並不是跳躍一個小台階,而是跨入了一個大台階!有的人或許終生停留在士階中品九段頂峰,永遠也跨不出那一步。
「吳天,你好大的膽子!竟然說出這等滅之九族的事!你!還想活不成?誰給了你這膽子!」駱凡面色不改,連連問道。
「你沒有必要知道是誰給了我這膽量,因為你……」
銀髮大漢並沒有說下去,他身形一動,猛地向著駱凡衝去,就如同一隻猛虎奔向駱凡!
也就在這時,一聲暴喝自駱凡的口中響起,兩道精光自駱凡眼中爆射而出,將吳金牢牢地鎖住。
「你敢!造反了?」
「就這麼有把握將我殺死?」
九十六縷真氣在體內不斷地周轉着,並且越來越快。
砰!
駱凡強行打脈紋,快速地將土元力和金元力傳送到九十六縷真氣中。
隨着兩元力的融合,九十六縷的真氣大了幾分,周轉的速度比之剛才更快!
「怪就怪你惹了不該惹的人!」
「放心,我會幫你好好收屍的!不要掙扎,安心地去下地獄吧!」
瞬間,銀髮大漢便來到了駱凡的面前,隨後他一拳打向駱凡的胸口處。
「找死!」
駱凡見狀,大怒,以拳打拳!駱凡的這拳可謂用了百分百的力量,九十六縷真氣全部集中在駱凡的由拳上。
轟!
大漢連連退後四步,噴了一口血,驚訝道:「怎麼可能!」
駱凡聽聞,卻是連連冷笑,隨後速度加倍提升,力量再次增大一倍!
「蒼鷹搏兔!」
心中吶喊的同時,駱凡早已衝到吳金的面前,隨後一腳踢在了吳金的小腹上。
轟!
奈何這招卻被大漢巧妙地躲過了。
「我小看你了!看來你平時隱藏的挺深的啊!」
「是烈鷹指中的蒼鷹搏兔嗎?想不想見識下第三式鷹擊長空?」
吳金緊緊地盯着駱凡,喘着氣,隨後其身體發出噼噼啪啪的響聲。
緊接着,他消失了,瞬間不見了。
駱凡見狀,大驚,眼珠子在不停地轉着,突然他閉上了眼睛,將水元力聯合九十六縷真氣集中在右拳中。
駱凡眉頭微微一皺,隨後緩慢地梳開了,右拳輕輕一揮,冰冷的聲音自他的口中傳出。
「看來你還沒有學到家啊!」
話語剛落,銀髮大漢突然現身,噴出一大口血,失聲道:「不可能,不可能啊!你怎麼可以運用武脈!」
這吳金是為武者,體內並未打開武脈,此刻知道駱凡竟然會有着武脈,一臉的不可思議。
「說,誰給你這膽子來殺我的?」
回答銀髮大漢的是一句冰冷無情的話。
「你不會知道的!永遠都不會知道的!」
銀髮大漢死死地盯着駱凡的臉,惡狠狠地說道。
「臨死前還如此毒舌!真是找死!」
駱凡面色冷峻,隨後用力踢向銀髮大漢的小腹上,此刻虎背熊腰的吳金就如同脆弱的葉子般不堪一擊,沒有一點的生機。
兩拳,兩腳!駱凡瞬間把一個實力達到了士階上品一段的大漢給幹掉了。
這在以前,他可是想都不敢想的。
配合著體內的脈紋,將水元力集中在拳頭處,化解了鷹擊長空的大部分威力,駱凡輕鬆地將士階上品一段的大漢給幹掉了。
利用元力相生相剋的原理,而駱凡的體內可以隨意流露出金木水火土五鍾元力,在交戰的過程中可是佔著相當大的優勢,這也是為什麼駱凡能夠越級殺人。
「雖說我將他那兩位兄弟打的近乎殘廢,但他也不至於如此想殺我,最多也是打壓打壓我。
畢竟我可是侯爺!殺侯爺可是犯了大罪!必死無疑的!但為何他如此有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