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神之風起岩動》[原神之風起岩動] - 第5章 離開至冬

「你現在用不了元素能量,可以說是手無縛雞之力。」

「要不我們回蒙德吧!」溫迪滿臉真誠。

「也好,總好過在至冬。真不知道你是怎麼跑到至冬。」鍾離答應了溫迪的請求。

「聽說至冬有好酒,我就過來了。」溫迪心想:我總不能說我是被愚人眾執行官抓過來的吧,那多沒面子啊。

「酒鬼。」這麼明顯的謊言怎麼可能瞞過鍾離,既然他不想說,鍾離也不想戳破謊言。

「但是我們現在怎麼回去,冰之女皇現在肯定到處通緝我們。」

「我過來至冬的時候在至冬港口看到死兆星號了,我們就坐北斗的船先去璃月吧。」

鍾離作為往生堂客卿,與北斗的關係也是很好的。

「那事不宜遲,趕緊出發啊。」溫迪蹭的站起來,彷彿什麼事都沒有發生。

見溫迪恢復的差不多了,鍾離一路帶着他躲避追兵,來到至冬港口,登上死兆星號。

「大姐頭,往生堂客卿鍾離先生想見你,現在就在我們船上。」海龍說完還氣喘呼呼的,

「鍾離先生在至冬?我去看看。」海龍領着北斗去見鍾離。

「鍾離先生怎麼在至冬?來找我北斗可是有什麼事情嗎?」

「不知能否乘坐死兆星號返回璃月港。」

「沒問題,我們南十字艦隊正準備要返回璃月港。」北斗十分熱情。

「多謝!」

北斗轉身離開,登上船頭,振臂高呼。

「兄弟們,準備起錨返航。」

隨着船錨被收起,死兆星號漸漸遠離至冬港口。

溫迪和鍾離坐在船尾,看着溫暖的陽光灑在海面上。

「風景真好啊,這個時候要是有杯蒲公英酒就更棒了。」溫迪舔了舔嘴唇,像是在回味蒲公英酒的味道。

「這個地方可沒有酒給你喝。」

「酒不醉人人自醉,我們整整醉了500年,也是該醒了。」溫迪站起來走到船邊,看向遠方若隱若現的天空島。

「至冬發生的事情我相信天理已經都知曉了,你覺得以他的個性,下一步會做什麼?」鍾離這個問題的答案其實二人都心知肚明。

「肅清一切反叛者。」

「那你會怕牽扯到你所守護的民眾嗎?那可是你守護千年的璃月啊。」

「既然已經決定將璃月交給他們自己治理,那又豈能讓他們再回到其他神明的統治下?我相信璃月人民會守護好他們的璃月。而我只需要為他們掃清這最後的障礙。」鍾離負手而立,眼神堅定。

「好好珍惜眼下這美麗的風景,以後可能再也見不到了。」溫迪的眼中浮現出少有的悲傷。

「磐石終有一天會歸於塵土,而你終有一天會飄散風中。」

鍾離的視線落在身邊的溫迪上,那麼瘦削單薄卻又那麼令人安心。

「回去吧,我有點累了。」

溫迪回到船尾坐下,兩眼緊閉,一言不發,左手在微微顫抖。雖然那些能量被封印在左手,但只是一時的,溫迪已經明顯感覺到封印的力量在減弱,裏面的能量蠢蠢欲動。

「你的左手怎麼在顫抖,是出什麼問題了嗎?」鍾離發現了溫迪的異樣。

「沒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