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神之風起岩動》[原神之風起岩動] - 第9章 裂痕

摘星崖

溫迪與鍾離坐在摘星崖崖尖,仰望着提瓦特的星空。

「看,這些白色的花就是塞西莉亞花。」溫迪在身邊摘了一朵塞西莉亞花。

「十分好看,香味淡雅,讓人覺得舒服。」鍾離將塞西莉亞花接過來,放在手中細細端詳。

「話說鍾離之前還從來沒有來過摘星崖吧。」

「沒錯,從未來過。」

「摘星崖是蒙德除了龍脊雪山最高的地方,這裡不像雪山那樣寒冷。」溫迪的視線落在遠方的海平面上。

海面雖然看起來無風無浪,但其實內部暗流涌動。

龍脊雪山

玄冰巨龍載着冰之女皇馬不停蹄地趕到龍脊雪山的山頂。

「寒天之釘…真的不見了。」冰之歐皇仰望天空,只看見滿天星空,絲毫不見寒天之釘的影子。

「看樣子,實驗是成功了。」

剛到雪山的時候,冰之女皇就感受到空氣中殘留有洶湧的風元素和岩元素。能調動這種等級能量的人,整個提瓦特也就只有巴巴托斯和摩拉克斯。

摘星崖

天理維繫者閃現在溫迪與鍾離二人身後,強大的氣場令人窒息。

「沒想到啊,你們居然真的擋下寒天之釘,看樣子我得親自出手解決你們了。」

黑色的方塊拼湊連在一起,宛若長蛇向二人襲來。

「安如磐石!」

鍾離在兩人面前召喚數個岩造物用來遮蔽天理維繫者的視線,此刻二人位置早已改變。

「雕蟲小技。」黑色的方塊源源不斷地從天理維繫者的身邊湧出,將所有岩造物全部吞噬殆盡。

「可惡!」溫迪的手死死按着腦袋,想要讓自己清醒一點。

溫迪體內的那股黑色神秘力量突然開始暴動,瘋狂吞噬溫迪的風元素力量。

「溫迪!怎麼了?」鍾離看見溫迪狀態不對,連忙衝上前幫忙抵擋攻擊。

「摩拉克斯,你自身難保,還有空顧及其他人。」天理維繫者手中的能量又強了三分。

又是這種令人討厭的感覺,黏膩的血液充斥着口腔,順着嘴角緩緩流下。每一次呼吸都會牽動體內的傷口,疼痛讓鍾離更加清醒。黑色方塊無情地拍打在鍾離的護盾上,能量被一點點裹挾帶走,鍾離只能持續輸出能量來維持護盾。

「鍾離……」溫迪一句話還沒說完,就失去意識昏倒在地上。

鍾離現在被天理維繫者拖住,根本沒有辦法查看溫迪的狀況。

「哈哈哈,終於可以出來透透氣了,悶死我了。」不知何時,溫迪重新站了起來,只是眼眸不再是深邃的翠綠色。

「呀,外面挺熱鬧啊,平時呆在這個傢伙的體內,無聊死我了。這還得多謝你啊,是你的能量波動喚醒了我。」溫迪半懸在半空中,右手指向天理維繫者。

「看來你就是天理所說的,有意思的東西,我倒要來領教領教。」所有的黑色方塊統統轉向,徑直衝向半空中的溫迪。

攻擊停止後,鍾離單手撐地,半跪在地,手腕上布滿了細碎的裂痕。「咳~咳~」血液噴洒在草地上,尤其刺眼。

「就這樣?」溫迪周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