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神之混子史萊姆》[原神之混子史萊姆] - 特瓦林暴走

就在林谷進城的時候,派蒙和瑩也相遇並且觸摸了七天神像。

當他們摸到神像的第一時間巴巴托斯就已經察覺,同時也想到剛才那個史萊姆說的話。

能夠凈化毒血的人,就是外來的旅行者么,看來那隻史萊姆不止地脈那麼簡單。

為了驗證林谷說的話,巴巴托斯特意低空飛行,引着特瓦林從瑩頭頂飛過引起她們的注意朝着附近的叢林降落。

同時動用自己的神力讓特瓦林暫時恢復理智,等待着旅行者的到來。

特瓦林也意識清醒的事後說道:「最近蒙德很不安靜,多方勢力入侵,其中我應該是被深淵一脈侵擾了心智。」

「但是我無法抵抗那種侵擾,如果必要的時候,為了保護蒙德的子民我希望你可以親手送我去那個世界。」

「巴巴托斯,這是身為你曾經的眷屬現在唯一的請求。」

聽到特瓦林這麼說,巴巴托斯內心一陣心疼,作為自由的象徵風神,自己的眷屬卻一直被束縛。

同時腦海中林谷那幾個奇奇怪怪的解決方法也蹦了出來,沉思了一下對着特瓦林說道:

「特瓦林你怕疼么?如果你能忍住我應該能將你從束縛中解放。」

聽到巴巴托斯這麼說特瓦林放聲大笑,之後便豪氣的說道:

「你是在看不起我么巴巴托斯,我連生死都置之度外,怎會害怕疼痛。

侵擾即將再次來襲我先走了。」

說完特瓦林就展翅飛翔於天空,發出了巨大的嘶吼聲。

此時的瑩卻在路上沉迷開寶箱而沒有及時趕到,巴巴托斯也只能暫時相信林谷所說的辦法。

而林谷這邊,經歷了一系列的碰撞後來到了琴的辦公室,安柏也給林谷介紹完眾人。

林谷看着眼前的眾人,一時間竟不知道說些什麼好,關鍵是麗莎大姐姐看自己的眼神怎麼總感覺有些怪異。

這時候琴率先出面說道:「與風神近距離接觸過的史萊姆,你能否說下你所見到的事物。」

林谷沉思了一下說道:「扭轉現在局勢的方法,需要靠一個外鄉的旅行者,特徵是身邊跟着一個白色頭髮的小傢伙。」

「風神傳達的事情就這麼多,剩下的需要你們自己去探索,跟隨風的指引。」

眾人聽着眼前史萊姆說的話,陷入了沉思最後琴下令道:

「讓門口站崗和巡邏的騎士注意一下,發現這樣的人立刻請過來,此事重大。」

說完後朝着林谷做了一個感謝的手勢:「感謝你帶來的信息,請問我有什麼能為你做的事情么?」

林谷一聽大喜道:「既然這樣,琴團長你就給我一個能在蒙德城裡自由活動的權利吧。」

聽到這個要求琴也不由得一愣,隨後說道:「如果只是這個事情的話我還是可以做到的。」

林谷聽到琴的肯定,沒有一絲猶豫直接開溜。

在林谷走後,麗莎說話:「你就真的這麼把它放進了城裡?」

琴白了麗莎一眼:「那我還能怎麼辦,畢竟按照安柏所說的,加上咱們感應到的氣息它說的應該全是真的。」

麗莎沒有再繼續說話,而是翻起了手中的書籍,嘴角露出了一絲微笑。

良久說了一句:「它身上的秘密還很多,至少我能感受到它體內有雷元素流動。」

琴卻好像沒聽到一樣,選擇了無視這句話繼續專心的批改桌子上的文件。

林谷在得到了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