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神之混子史萊姆》[原神之混子史萊姆] - 魔龍現眾人聚

此時天空之上的戰鬥已然進入到了尾聲,可莉不知道什麼暫時停止了攻擊。

感覺自己快被熱浪烤熟的林谷看到可莉停止了進攻,可算是鬆了口氣心裏想着:

「哎呦,小姑奶奶你可算停了,再這麼下去特瓦林估計連副本都進不了,就在這被你斬殺了。」

雖然林谷心裏這麼想着,但是他的雙目一直沒有從特瓦林身上的狀態離開過。

在林谷眼中的特瓦林血條變得有些詭異了起來,護盾破碎後特瓦林本身的血條也已經被打掉一半。

但是現在的血條除了紅色以外,還生出了另一種紫色的,彷彿裏面有着火焰流動的血條。

兩種色彩的血條拼接在了一起,特瓦林直接滿血恢復,身上的威壓比之前更加強大。

頗有一種巴巴托斯你要是再不幹正事,風神老子來當的氣勢。

然而更誇張的是,不知何時寒意再次涌動包裹了特瓦林的身軀,那層已經**碎的冰系護盾又重新長出。

伴隨着冰盾的刷新,隨之而來的還有白色的風盾,以及一層紫色火焰的火盾。

看着一條龍四個管的血條,林谷內心大呼:「好傢夥!這咋還超級進化了呢?」

「這還是原神么,不科學呀!你這三層盾怎麼能夠共存呢?」

「天理你也不管管?這貨都違反法則了,你還維繫個鎚子!」

不過內心吐槽歸吐槽,林谷為了讓自己看起來不是那麼划水,還是不留餘力的放出了自己的技能:魔.夜巡影翼。

濃郁的雷元素在空中聚集,一種小型的雷鳴權限在林谷邊上浮現。

有了上一次的操作經驗,這次林谷直接下達了命令:

「去吧雷鳴權限!就決定是你了,不要求別的能破多少盾就破多少!」

伴隨着一聲雷鳴,雷鳴權限化作一道電光直奔特瓦林而去。

然而特瓦林卻根本沒有搭理這個來到它身邊弱小的雷元素精靈。

整條龍在紫色血條出現的瞬間就直接失去了思緒,只是在空中煽動自己的雙翅,讓自己保持向前飛行。

在特瓦林的腦海中,兩個聲音在不斷的爭吵,彷彿在搶奪身體的占有權。

時間回到可莉第一波扔出炸彈的時候。

特瓦林因為杜林的毒血而暴動,情緒變得極端化可是當蹦蹦炸彈破開護盾後。

狂熱的炸彈讓它清醒了過來,原本想着直接趁着這會清醒趕快離開蒙德,省的自己二次傷害這裡。

但接下來的爆炸攻擊讓它不得不逃命,還在想着為啥身後的小女孩騎個史萊姆能這麼猛。

難道蒙德城最近開始學習如何**史萊姆了?

一邊胡亂想着,一邊承受炸彈洗禮得特瓦林感受到了自己力量的流失。

這是生命即將結束的感覺么,就在特瓦林者么想的時候。

一聲低沉且帶有怒氣的聲音響起。

「好歹你也是個魔神!這麼死在一個小女孩手裡竟然不覺得惋惜。」

「而且滿打滿算有一半還是那個史萊姆的功勞這以後,後人一說當初四風守護的那條龍咋死的?」

「和一隻風史萊姆55開後被一個小蘿莉用炸彈扔死,真是天大的笑話!」

說到這裡的時候聲音帶着嘲諷,意圖很簡單想要激怒特瓦林。

然而特瓦林卻回到:「別想了杜林,生死我都置之度外了還在乎那點名聲?你就和我一起好好地永遠的沉睡吧。」

就在特瓦林無欲無求的時候,一股異火襲來,輕輕的波動他的思緒使之變得狂暴。

而這縷異火正是深淵法師從地脈的力量中所提煉的。

在異火的刺激下原本平和的特瓦林又一次被點燃了,直接和杜林達成了協議自此咱倆各論各的。

你幫我干架,我幫身體你扛傷害,咱倆這回干票大的,打倒巴巴托斯,咱倆天天干正事。

這突如其來的畫風突變整的杜林都楞了一下,不由得說出了一句話:「你說的這個正事它正經么?」

此話一出特瓦林頓時大怒說道:「你到底還進不進我的身體,你要是不上我自己回頭反殺那倆,你趕緊滾蛋別攔着我。」

看着眼前有些封魔特瓦林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