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紋師,我的原畫紋身有億點點多》[原紋師,我的原畫紋身有億點點多] - 第2章 難兄難弟

胖子從廁所出來後,就看不見圖飛了。

[這傢伙怎麼走了?以前不是都畫到傍晚才走的嗎?這是故意躲着我?]

胖子疑惑不解,不過還是背上自己的背包,朝着回家的路走去。

每次他都是跟圖飛一起的,都三年了。

這次一個人,還挺無聊的。

哼着小曲兒,緩步邁入衚衕,本來他是要走最近這條路的,可他聽到另一條路上隱隱有罵聲傳來。

好奇心驅使之下,胖子腳步一轉,朝着另一側走去,他這人就喜歡看熱鬧。

罵的越凶,看的越過癮。

一步一步走入後,胖子眉頭漸漸皺起,因為他發現這不是相互罵街,反而是……流氓打架。

[卧槽,真是奇了怪了,這裡這麼偏僻,誰閑着沒事,來這裡火拚啊,這不是讓胖爺看了一場大戲嗎?可惜那個啞巴圖不在。]

胖子在遠處看的不真切,想湊近幾步去看看。

可走了幾步後,發現不是流氓火拚。

是有人在毆打學生,而且看那校服,還是他們白石高中的同學。

胖子頓時就坐不住了。

[他媽的,一群流氓還敢打我們學校的學生,真是找死不撿地方,我王紅章罩着的人也敢打?]

胖子擼起袖子,丟下背包,抽出褲腰帶,一邊走一邊罵道:「奶奶的,給你們臉了,敢欺負我白石的人,胖哥讓你們知道知道花兒為何這樣紅。」

走着走着,胖子的腳步就跑了起來,手中的腰帶掄的虎虎生風。

他個子又高又壯,馬上就要上大學的人了。

身高早已超過了一米八五,全力揮舞間,都能聽到破空聲。

胖子越走,就越覺得眼前的學生眼熟。

快要到近前才發現,居然是那個不等他提前回家的圖飛。

此刻圖飛渾身是血,頭髮**一大片,死死咬着牙,頭上的冷汗模糊了他的視線,兩條腿呈詭異的姿勢擺放。

看那樣子,已經是斷了。

那最前方拿着棒球棒的男子,從圖飛懷裡搶過准考證後,呸了一口。

「真是特么賤骨頭,非要我打斷你兩條腿,你才肯給我?跟上次一樣,不好嗎?惹了不該惹的人,就不能低調點去搬磚嗎?非要上學。」

說完話,對着其他幾人使了一下眼色,就要離去。

胖子這時候到了,手裡的腰帶揮舞的密不透風,看準之人,照着腦袋就抽了過去。

「他媽的,你們找死,我王紅章護着的人,你們也敢動?」

王紅章邊罵邊出手,幾個反應不及的人頓時被他抽的滿臉是血。

那帶頭大哥怒了,掄起手中的棒球棒,就朝着胖子砸去。

胖子手裡的小皮帶抽的飛起,等發現的時候,已經躲閃不及了。

他也不慌,背過身想用後背扛住這一下,然後反手抽過去。

可是他還是低估了那男子的力氣,一砸之下,直接把胖子砸倒在地,胖子眼前一黑,就差點暈過去。

可是劇烈的疼痛和呼吸不適,讓他又清醒了過來。

他想要站起身繼續打。

可已經晚了,被好幾個大漢輪流給打了一頓後,他也疼的站不起身了。

他雖然身體方面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