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紋師,我的原畫紋身有億點點多》[原紋師,我的原畫紋身有億點點多] - 第7章 幕後之人的線索

陽光如雨,傾瀉而下。

圖飛坐在陽台旁邊,認認真真的畫著雞蛋。

在陽光特殊角度的照射之下,就連雞蛋都開始放光了,裏面都能看到若隱若現的輪廓。

圖飛不想錯過這個絕佳的機會,因為這是這一天里,唯一可以透過陽光把雞蛋全部看透的時候。

也是從裡到外最好畫的時候。

只要太陽再稍微上升一點點,就看不到了,也就意味着這一整天,都看不到了。

原畫界有一句讖語,叫做畫紋畫皮難畫骨,知人知面不知心。

圖飛自認為自己算是一個天才,可他也知道,以此刻他的境界,還達不到畫骨的境界,沒有特殊條件。

只能用陽光照射的方式,來畫最裏面的,雞蛋的骨頭。

畫骨也就是所謂的畫魂。

所謂的骨,並不是指動物的骨骼,而是魂,是氣勢,是原畫中,所攜帶的畫中生物的靈魂。

就好比一隻下山虎,你光畫出來不算什麼,你要畫出下山虎的氣勢,那種羊入狼群的霸道。

讓人一眼看去,就覺得這虎很強,都能透過畫紙感受到他身體里的王者威壓。

讓人一看,就瑟瑟發抖,就像是看到一隻真正的下山虎向他撲來一般。

圖飛現在畫紋畫皮都手到擒來,唯獨畫骨還不行,所以他一直堅持每天都在練習。

胖子王紅章,一個人無聊的在圖飛的房間里亂逛,罵罵咧咧的說圖飛不地道。

客人來了,都不知道給客人端個茶倒杯水什麼的。

「老圖,老圖?你餓不餓?胖哥我昨天就吃了一碗泡麵,後來跟着你一路狂奔,現在肚子都餓扁了,咱等會下去吃點東西?」

圖飛左手指了指自己的小冰箱,「裏面有吃的,自己拿去煮一下,我不餓。」

說話的時候,頭都沒有抬一下,右手還在畫紙上緩緩遊走。

胖子走過去打開冰箱一看,「卧槽,你這冰箱里全是雞蛋,你天天只吃雞蛋嗎?你家裡不會是開養雞場的吧。」

圖飛沒有回話,胖子又把冰箱的門關上,「算了,只吃雞蛋,胖哥可吃不下去,我出去吃了,回來我給你帶點,你自己慢慢畫吧。」

圖飛從口袋中掏出一個錢包,這正是昨天從那個人身上搶來的。

圖飛把自己的准考證拿下來後,就把錢包丟給了胖子。

「這裡有錢,你自己去吧。」

胖子接過來打開一看,「老圖,你丫……這裏面哪有錢?就塞着一張疊起來的紙,其他地方都是空的。」

正在畫畫的圖飛一愣,「紙?什麼紙?你拿過來我看看?」

胖子從錢包里把紙抽出來,打開一看,這張紙還不小,怪不得把錢包塞的鼓鼓囊囊的。

調轉了一下紙箱的方向,胖子定睛一看,頓時驚呆了。

「卧槽,這傢伙…果然不是什麼好東西,這紙上全都是寫的他這些年乾的缺德事,這密密麻麻的…」

圖飛也忍不住了,站起身走向胖子,把紙拿過來一看。

他看的速度很快,隨便掃了一眼,就看到三年前搶他准考證的事就被寫在上面,而最下面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