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願我如心君如月》[願我如心君如月] - 第7章

一切都完了。

  她起身時因為太過慌張,甚至絆倒了身後的座椅,弄得所有人都因為凳子撞地的聲響朝她望來。

  她白着臉,只能強作鎮定上前,生生從他與鳳夕顏中間擠開跪下,行禮,「皇上恕罪,臣的夫君自兩年前在戰場重傷後,因為接受不了這打擊整個人便一直有點神神叨叨,這次是臣的失誤,不該將他帶來宮宴。」

  她眼神又轉向身旁的鳳夕顏,在上官無月辯解前先一步封了他的穴道。

  接着解釋,「再說了太子妃與太子一向恩愛,這是整個朝堂都看在眼裡的事實,一對神仙眷侶,我夫君斷然沒有值得讓太子妃看得上的地方!」

  「宋將(軍)好一張利嘴!」不等太子妃表態,太子先一步站了出來。

  皇帝見此,欲開口的話頭便又吞了回去。

  這上官無月沒廢之前,也曾為君國立下不少汗馬功勞,君家更是滿門忠烈,為國捐軀。

  對比一個無足輕重的太子妃,皇帝心裏還是偏向這個曾經的將臣。

  太子看的分明,卻不打算這麼輕易放過對方。

  「本太子的太子妃,未來君國的一國之後,就因為宋將(軍)的夫君神志不清,便就可以隨意輕賤了?再者……本太子瞧着宋將(軍)這夫君,可怎麼看,都不像是神志不清的狀態?」太子咄咄逼人。

  宋瀾心五體投地,跪的卑微,「都是微臣的錯,不該將夫君帶來這場慶功宴,求太子寬恕!」

  她刻意當著眾大臣與皇帝提了一番慶功宴。

  意在提醒,這場宴會到底是為何而來。

  皇上有些意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