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種系統和它沙雕主子的星際之旅》[冤種系統和它沙雕主子的星際之旅] - 范童~我太難了

「這特么的是個星際時代吧!都他娘的星際時代了,居然還用割腰子移植治腎病?

還有那個眼角膜也是,都滿宇宙的串了,就那麼個小病都治不了!難道這個星際時代的人都發展科技去了,醫療方面的人材是都死乾淨了嗎!

寫這個畫本子的作者是個煞筆吧!不然他筆下的主角為什麼都是些沒腦子的傻缺!我特么……」

范童悄悄的又離歐皇遠了那麼一點點,生怕這貨因為氣的太狠了拿自己出氣。

滴滴滴,滴滴滴,就在歐皇對作者瘋狂輸出的時候,她手腕上的光腦突然響了起來!

第一次接觸這個玩意兒的歐皇,好奇的盯着那個小東西看,就連罵人這個偉大的事業都暫時性的拋到腦後了。

舔舔了因為罵人而有些乾澀的唇瓣,歐皇對着范童使了個你懂的眼色

范童無奈,只好手動為她接通了通訊!接着就見一道光幕出現在了歐皇身前,緊接着歐明柔那張柔弱的小臉。

只見她淚眼婆娑,滿臉不可置信的看着歐皇身旁的范童「姐姐,你這些天一直不回家也不跟家裡聯繫,是因為你旁邊那個男人嗎?你,你這是跟他私奔了嗎?」

話剛說完,就驚慌的捂住了自己的小嘴巴,眼睛更是驚恐的看向一旁的男人,那模樣就像才剛剛想起身旁有人一般!

「不,不是的,爸,爸爸,這些都是我胡說的,姐姐,姐姐沒有跟別的男人私奔,她,她只是心情不好,出去散心而已。

對,就是出去散心而已!爸爸,你千萬不要誤會姐姐!」說著,眼角的淚水就跟不要錢似的,嘩嘩的流!

歐國浩的臉色隨着歐明柔的解釋,越來越難看,最後直接暴走了,對着光腦這頭兒的歐皇就破口大罵!

「賤人,我們歐家的臉都被你丟盡了,好好的訂婚宴被你毀了,你不知悔改就算了,居然還有臉跟野男人私奔!

真是有什麼樣媽,就有什麼樣女兒,你就跟你那個水性楊花的媽一樣,都是賤人……」

話剛出口,歐國浩就後悔了,只是此時再後悔也晚了……

「聽你的這個意思,夏美那個女人根本就不是我的母親!」歐皇雙眼眯起,眼神銳利的緊盯歐國浩的雙眼!

原本因為說錯話而略顯慌亂的歐國浩,在看到歐皇的表情後,平靜的怒火再次被點燃,語氣更加憤怒的說道

「那又如何,只要你在歐家一天,小美就依然是你得母親!你唯一的母親!

你最好乖乖的回來,接受家裡給你安排的聯姻。不然……你不會想知道不聽我安排的後果的!

至於你旁邊的那個野男人,你最好給我斷的乾淨些,別讓除我們以外的第二個人知道他的存在,但凡泄露出一點風聲,我保證他看不到第二天的星耀(這裡指太陽)!」

威脅,**裸的威脅!多少年了!多少年了!歐皇再次聽到了別人對她的威脅!

上次跟她說這話的是誰來着,哦,好像是什麼天女來着,是因為什麼事兒來着,哦哦,對,想強搶她的隕鐵來着!

明明就是想搶,還非要裝什麼清高,話里話外的威脅她主動交出去,笑話,爺是那種吃虧的獸嗎?

也不出去打聽打聽,在爺這搶東西的有沒有活着走的!

區區一個天女而已,也敢大言不慚的搶她東西。最後還不是被小爺弄死了,最後連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