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帝下凡,開局一條狗》[玉帝下凡,開局一條狗] - 第1章:玉帝重生

  CZ市,火葬場。

  「阿嚴,你放心走吧!要什麼就跟我拖個夢……」一身着黑色包臀裙的美女望着即將被推入火爐的屍體掩嘴流淚。

  這時,那即將被推入火爐的屍體突然睜眼。

  「我……我這是在哪兒?」躺着的是個樣貌樸素的青年。

  「我不是明明被王母那老娘們兒給毒死了么?我怎麼會在這兒?」

  「可惜了,還沒來得及跟嫦娥潛規則……」

  「這是什麼歌?好熟悉……」

  「為什麼外面放着《今天是個好日子》難道我要結婚了?不然頭為啥矇著呢?嘿嘿!就是不知道新娘漂亮不漂亮。」

  忽然一股記憶湧進了他的腦海。

  過了大概兩秒鐘,嚴宇接受了這龐大的記憶。

  「原來我穿越了,這具身體原本的主人也叫嚴宇,但沒想到卻被一富二代打死……」

  「不對……我被打死了,我現在在哪兒?」

  嚴宇感覺他好像正被人推進一個小小的甬道,甬道另一頭冒着火光。

  「卧槽,不對!火葬場!」

  嚴宇想調動真氣離開甬道,可體內感受不到半點真氣。

  「卧槽,我沒死!救命!」嚴宇突然掙扎大叫。

  火葬場的燒屍工頓時嚇的面色蒼白,雙手一松就把嚴宇送進去。

  「我……&¥……尼瑪。」

  「我特么還沒死……」

  「快救我!」眼看嚴宇就要被燒死。

  他在身上一陣亂摸,摸出了一個藍色珠子,然後自己從甬道里爬了出來。

  「麻蛋,幸好帶了個百寶囊下來。」

  只見周圍人嚇得面色蒼白,兩名燒屍工更是掉頭就跑,嘴裏大叫:「詐……詐屍了!」

  嚴宇破口大罵:「我詐尼瑪了個頭……」

  「老子特么沒死還差點被你燒死了!」

  「靠,想不到我堂堂玉皇大帝居然還有差點被人燒死的一天……」嚴宇撣了撣身上的灰,搖頭嘆氣道。

  他本是天上第143任玉皇大帝,就差最後一劫就可破碎虛空,飛升成正道。

  可嚴宇並不這麼想,他是個浪蕩猥瑣的玉帝,在玉帝的位置上只想着怎麼能搞到嫦娥和七仙女。

  什麼飛升不飛升,嚴宇從來不想,人活一世,他只想逍遙快活。

  可沒想到,眼看就要把嫦娥潛規則的時候,王母娘娘居然給他下毒,差點兒令他魂飛魄散。

  若不是最後九龍真氣保住一縷魂魄,就要消散於天地之間。

  這時賀婧走來過來,小心翼翼叫了句嚴宇。

  嚴宇回過頭看着她,不由摸着下巴上下打量。

  「嘖……沒想到,這小子福分不淺,竟然有個這麼美麗動人的老婆,雖說比起嫦娥還差了那麼幾分……」

  看着嚴宇陌生的目光,賀婧疑惑問道:「你……你沒死?」

  「沒啊!」

  這時賀婧,「哇」一聲,抱着嚴宇就一陣痛哭。

  「你真是嚇死我了……我……我還以為你死了。」

  嚴宇呵呵笑道:「我堂堂昊天金闕無上至尊自然妙有彌羅至真玉皇上帝,怎麼可能就這麼死了?」

  「那王母老娘們兒竟然敢毒我?等我飛升天界,非得讓她知道什麼叫人間疾苦。」

  賀婧鬆開嚴宇,一臉詫異的看着他,又摸了摸他額頭,又摸了摸自己額頭。

  「你……你腦子沒燒壞吧?」

  「你剛才說什麼王母娘娘,什麼玉皇大帝的?」

  嚴宇連忙擺擺手,笑道:「沒沒沒……我說,夫人。咱們回家吧!」

  說完,嚴宇就自顧自的摟着賀婧。

  「唉……潛規則不了嫦娥,有這個美若天仙的老婆也算不錯了。」

  「哦……對了,為什麼火葬場要放《今天是個好日子》?」

  賀婧尷尬一笑:「回家說吧!」

  說完,嚴宇上了輛黑色奧迪。

  看着路上來來往往的車流,還有夏天穿着熱褲短裙的美女。

  嚴宇不覺摸着下巴嘿嘿笑了起來:「這……人間果然是個好地方,怪不得七仙女各個都想下凡。」

  說完,他又猥瑣得上下打量起賀婧。

  很快,嚴宇到了一處別墅。

  別墅是古典歐式裝修風格,很有韻味。

  嚴宇被賀婧帶進房間,一中年婦女和一中年男人正坐在沙發上。

  「爸媽……」嚴宇笑着熱情叫了句。

  這是賀婧的爸媽,同樣也是嚴宇爸媽。

  只是,嚴宇是入贅來的賀家,在賀家並沒有什麼地位,平日嚴宇在她家老老實實,矜矜業業,本事個丈夫卻儼然活的連下人都不如。

  特么連保潔員都對他指揮來指揮去的。

  看見嚴宇,兩人瞳孔一陣收縮。

  李冬梅更是尖叫道:「你個死廢……嚴宇,你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