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帝下凡,開局一條狗》[玉帝下凡,開局一條狗] - 第10章 要栽了

  浪白跳動着閃開,避免被周元甲圍住,周元甲對浪白的逃脫似乎也不驚訝,繼續緩步向前。

  「小花,是不是覺得特別無聊?」孟磊笑着問。

  魏詩涵不說話。

  孟磊像個解說員一般賣弄道:「你別看周元甲搖搖晃晃,似乎很

  懶散,實際上下一刻他的拳頭就可能砸下,他這動作也不是熱身,而是在迷惑對手,你看浪白,始終處在緊張的狀態,這種心神緊繃,很費精神的,周元甲就等他一個走神就會出手。」

  「小花,你是不是好奇周元甲也不防守,浪白為什麼不出招?」

  這次魏詩涵卻下意識地回應了一下,點了點頭。

  孟磊似乎受到鼓舞,欣喜道:「因為出招就意味着防守露出破綻,那就是周元甲的機會,你放心吧,整場浪白都不會出招的,因為他的任務很簡單,就是儘可能地拖着,最好撐過三招,同時消耗周元甲的體力,只有這樣,後邊的選手才有機會爭取幹掉周元甲,不然車輪戰都被周元甲贏了,陸文這個人就丟大發了。」

  「那車輪戰不也很丟人么?」魏詩涵問。

  「那倒是,但沒辦法啊,誰讓對方就是要來砸場子呢,陸文只能接陣。」

  嚴宇好奇道:「這場輸了能怎樣,贏了又能怎樣?」

  孟磊笑道:「兄弟這你就不懂了,倒也不能怎麼樣,但這是面子的問題,夏家知道么?」

  嚴宇點了點頭:「聽說過一些。」

  「這個周元甲是夏家一個不成器的孩子請來的,活在哥哥的陰影下,是家族第二順位繼承人,大家族對孩子的考察其實和當兵得差不多,當兵得比軍功章,大家族也比戰績,如果這次能踩陸文一腳,說明他有點能耐,也能博個名聲。」

  「我聽說夏家是什麼三大世家,這陸文不是比他們層級低么?那

  人家要踩一腳,認了就是了,折騰什麼啊,也不怕得罪人家?」嚴宇問。

  「哈哈哈,這你就不懂了,沒錯,陸文是比不得三大世家,但也很牛,白手起家,能有今天這個實力,說實話,三大世家裡邊也不見得能得到比他牛的,現在也是有頭有臉的人,不甘心讓人隨便踩的,而且三大世家也不會貿然得罪他,像這種小衝突,只是無傷大雅的觸碰而已,打個比方,三大世家旗鼓相當,都算有1的實力,那陸文就算零點五,三大世家互相爭鬥,陸文要是站在誰那邊,那家就是1.5,所以沒事也不會有人真的和陸文開戰。」

  「那這麼說,陸文豈不是大家爭相討好的角色了,他可以不給任何人面子啊。」

  「那怎麼成,零點五就是零點五,他敢太得瑟么?要真到一定程度,世家不死不休的話,他就只能成為歷史了。」

  「他可以選擇一家結盟啊,那不就不怕了?」

  「三國裡邊蜀魏為什麼結盟?」孟磊笑道:「他要是真的走那一步了,那兩家結盟咋辦?」

  得,三國演義都出來了,不過確實很形象。

  「所以啊,其實大家都不敢輕舉妄動,都在花城,有些小摩擦是正常的,但都不敢升級矛盾,因為一旦平衡被打破,誰也不知道誰能笑到最後,所以現在大家其樂融融還是不錯的。」

  「那你覺得今天誰能贏?」嚴宇問。

  不好說啊,就看前邊這四個能不能把周元甲拖垮,想來那個什

  么阿星應該是陸文請來的高手,要是他們四個能把周元甲拖垮,或許那傢伙能有點機會。」

  難道找個比周元甲厲害的人很難么?」嚴宇問。

  孟磊笑道:「對於陸文來說,難!」

  嚴宇感覺孟磊似乎很有見識,不是一般人,道:「一個打拳的,不能算高手吧?」

  孟磊詫異地看了嚴宇一眼,笑道:「知道得還不少么,沒錯,從功夫層面講,周元甲不行,但問題是真正的高手,是不會來打這東西的,而且陸文也請不來這樣的高手,那些高手啊,都在世家呢。」

  嚴宇道:「難道花城之外就沒有?」

  「當然有,但誰會來呢?江湖也有江湖的規矩,那些高手來花城也得打個招呼,而事實是,沒聽說有高手來。」

  雖然嚴宇聽得還是一知半解,但卻有點驚訝,雖然江湖這個詞彙不算什麼新奇,但他覺得孟磊口中的江湖二字不是泛指某個領域,好像就是江湖一扌羊。

  而且他感覺孟磊口中所謂真正的高手,應該就是陸小曼所說的內家高手,看樣子內家高手並不多。

  轟!

  嚴宇正想着事兒呢,突然一陣巨大的喧嘩,當他下意識看向拳台的時候,只見浪白不知道怎麼倒在了地上,而周元甲急出一腳踢向浪白的面門。

  全場響起一陣女人驚恐地慘叫聲,魏詩涵也是如此,因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