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帝下凡,開局一條狗》[玉帝下凡,開局一條狗] - 第3章:解救辦法

  神父微笑看着王少,說道:「王元,你願意以後謹遵結婚誓詞無論貧窮還是富裕、疾病或健康、美貌或失色、順利或失意,都願意愛她、安慰她、尊敬她、保護她?並願意在你們一生之中對她永遠忠心不變?」

  王少的雙眼緊緊注視着賀婧,「我願意!」

  「賀婧,你願意你願意嫁王元作為你的丈夫嗎,與他在神聖的婚約**同生活?無論是疾病或健康、貧窮或富裕、美貌或失色、順利或失意,你都願意愛他、安慰他、尊敬他、保護他?並願意在你們一生之中對他永遠忠心不變?」

  賀婧面色糾結,低着頭不敢與王元對視。

  王元微笑附身,在她耳邊低聲耳語道:「怎麼?不願意么?」

  賀婧嘴角泛起一抹苦笑,抬頭道:「我……我願……」

  「我不願意!」就在這時,嚴宇突然從教堂外闖了進來。

  「嚴宇!」賀婧臉上浮現一抹驚喜。

  但很快,這份驚喜又被擔憂給取代了。

  嚴宇就是個普通窮小子,有什麼資本跟能跟王元叫板呢?

  王元一臉陰霾,驚奇的看着嚴宇。

  「你沒死?你不是送到火葬場去了么?」

  嚴宇呵呵笑道:「那真是不好意思,讓王少的失望了,我詐屍了!」

  嚴宇來搗亂,李冬梅一家的計劃就全都打亂了。

  王元這麼個金龜婿,她又怎麼能輕易放過?

  本來以為,嚴宇是害怕王少的手段,自己走了……

  沒想到,這傢伙走了三天竟然又回來了,不僅回來了,還是來搗亂的。

  嚴宇的眼神不復曾經的懦弱,反而是一股穩重和自信。

  「王少!婧婧還沒跟我離婚了,你這就迫不及待了?」

  「沒把我弄死是不是很失望?」嚴宇微笑道。

  王元雙目怒瞪,呵道:「嚴宇!飯可吃亂吃,話可不能亂講,你有什麼證據說明我弄死你了?」

  嚴宇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是不是你,我很清楚!」

  「賀婧!跟我走吧,只有我才是你的歸宿,只有我才能做你的男人。」

  王元臉上寫滿了怒意,「保安呢!把這個搗亂的給我扔出去!」

  沒一會兒,兩個身形彪悍的保安不懷好意走了過來。

  周圍不少賓客都在為嚴宇默哀,嚴宇出場倒是有幾分氣質。

  但是,等會兒就要狼狽的被保安給扔出去了。

  還有不少人甚至拿出手機,幸災樂禍的看戲。

  但嚴宇眼中沒有絲毫慌亂之色,他面色平靜,只淡淡叫了句大黃。

  只見一條土狗不知道從哪兒鑽了出來,這狗跳起來,一腳踹去。

  兩保安竟然倒飛而出,接着慘叫一聲倒在地上。

  大黃吃了通靈丹,它現在不僅僅產生了靈智,它的實力也得到了一定程度的增長。

  別說這些普通保安了,就算是經過特殊訓練的特種兵都不一定是大黃的對手。

  眾人皆驚……

  「這……哪兒冒出來的一條狗?」

  嚴宇慢慢朝賀婧走過去,這時,李冬梅攔在嚴宇面前。

  她瞪着嚴宇,「你個死廢物!趕緊給我滾出去。你腦子是不是糊塗了?你已經耽誤了我們家婧婧兩年了。這兩年你幫婧婧分擔過一點兒壓力嘛?」

  「你現在還想害她?」

  嚴宇搖搖頭:「不!害她的不是我,而是你!」

  「你難道不知道這個王少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嗎?你真的覺得婧婧跟他在一起會快樂嘛?」

  「你不過是為了你家,為了家裡那點兒產業而已!」

  「呵呵!笑話,那點兒產業?你一個窮鬼,當初要不是我家,你早就餓死在街頭了,現在還跟我談產業?」

  「沒有錢,你乾的了什麼事?現在咱們家的公司已經瀕臨倒閉,只有把婧婧嫁給王少,才能解決這次麻煩。」

  「你以為事情是你想像的那麼簡單嘛?一旦公司倒閉,虧的不僅僅是那些錢,我……婧婧她爸,還有婧婧,都得進大牢去。」

  「要是你有這個本事,我二話不說,馬上跟王少取消婚約,但是你這廢物。你有那個本事嘛?」

  周圍人也是一陣冷笑:「呵呵!這個廢物女婿怕是腦子昏了吧?」

  「他當時演電視劇呢?還來搶親?」

  嚴宇看着賀婧糾結的目光,堅定走上前去。

  「婧婧,以前是我沒用!我承認,我幫不了你,但是現在不會了!相信我好嗎?」

  「相信你!你個廢物算什麼東西?」王元昂着下巴,俯視嚴宇,冷笑道。

  「一個上門女婿,成天在家幹些做女人的活,我不知道你哪兒來的本錢。」

  嚴宇根本不理會他,而是拉着賀婧的手,深情的注視着她。

  「相信我!」

  賀婧認真點頭,輕輕應了一聲「嗯!」

  「廢物!你敢!」王元雙目一瞪,上前對嚴宇就一拳揮來。

  可還沒等他接近嚴宇,只見大黃攔在他面前,齜牙咧嘴的看着他。

  王元暗暗咽口水,只好收手。

  「大黃!給他點教訓!」

  說完,嚴宇拉着賀婧的手,走出禮堂。

  「這……好像有點小帥……」

  「好酷!」

  而那邊,而另外一邊,則是傳來一陣王元的慘叫聲。

  他聽過狗仗人勢,卻還沒見過人仗狗勢的。

  幾個保安想上前把大黃拉開,然而、他們卻發現這條土狗簡直太凶了。

  特么一腳揣在身上就跟被鐵鎚給錘了似的。

  就連李冬梅叫大黃都叫不住……

  李冬梅的臉徹底垮了下來。

  「完了完了……」

  她心中湧起無限恨意,她原本不知道準備了多久,就是想把賀婧嫁給王元,好讓王元幫她把公司繼續維持下去。

  這眼看兩人都要一拜天地二拜高堂了,突然來了個嚴宇。

  他有些後悔,為什麼火葬場沒有把他給燒死。

  王元給大黃咬的從渾身上下到處都是傷口,狼狽不堪。

  而大黃搞定之後,竟然還大搖大擺的走出了教堂。

  這會兒……

  嚴宇已經帶着賀婧回到了自己家中。

  女人是感性的動物,在剛才一陣感動之後,賀婧清醒了過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