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帝下凡,開局一條狗》[玉帝下凡,開局一條狗] - 第4章 外家巔峰

  嚴宇失眠了。

  失眠的時候他一直在思考一個事,這不對呀,自己堂堂仙尊,八百年修行,什麼沒見過,怎麼會被兩條腿搞得氣血翻湧呢?

  嚴宇畢竟仙尊,怎麼會以俗世的眼光來分析呢,他上升到了哲學的高度,結果發現哲學搞不定……

  他沒回歸到科學角度,否則他會明白,思想是八百年的沉澱,但身體不是,那些躁動的荷爾蒙是很強大的。

  渾渾噩噩地睡去,嚴宇早上醒來的時候差點一掌斃了自己,麻痹丟人吶,都特么多大歲數了,還能夢。

  那個移字嚴宇覺得想想都可恥!

  這個身體真是太給仙尊大人丟臉了。

  這個早飯,蘇玲心情很不好,因為患得患失,嚴宇看哪道菜都像腿,也不說話。

  出了門,嚴宇正準備奔赴酒店繼續泡學生,不料才出門口,就被一個紅車攔住了。

  車窗搖下,居然是陸小曼。

  上了車,就見一襲紅裙的陸小曼背上綁了個棒子。

  「幹嘛?大早上的裝劍客啊?」嚴宇覺得這打扮還挺俠客的。

  陸小曼看看嚴宇,發現似乎沒生氣,努努嘴:「負荊請罪啊。」

  噗!

  嚴宇登時笑出聲來:「不是,你這也不是荊啊。」

  「帶刺的會扎壞皮膚的。」陸小曼道。

  「看來沒誠意咯?」

  「這還沒誠意啊?」陸小曼深感為難。

  「哈哈哈,沒事,我都原諒你了。」嚴宇發現今天的陸小曼卻是和「小姨子」時候不一樣了,顯得很小心,爽朗一笑。

  陸小曼有點糟心,給人看了一雙大長腿,還得給人賠罪,這也忒氣人了.

  但她確實小心了,她之前覺得自己是顰是笑,是眨眼還是撩發,都足以撩撥人心,所以在她降服嚴宇這條路上,主動權在自己這裡。

  昨天雖然最後有驚無險,但她真覺得自己吃不準嚴宇了,所以變得小心謹慎起來。

  「行了,我要上班了,昨天開玩笑的,沒生氣。」嚴宇道。

  「真的?」陸小曼道。

  嚴宇點點頭,幅度很小,因為他在極力剋制,他第一次有點不自然,總想往下看,可是硬撐着不低頭,這玩意不比渡劫輕鬆。

  陸小曼歡喜一笑,道:「嚴先生,其實我今天來不僅是道歉。」

  那還有什麼事?」嚴宇問。

  「求你。」陸小曼道。

  「求我?」

  嚴宇是真不想看陸小曼那雙腿,但是,還是被動了!

  因為陸小曼不坐在副駕駛了,而是起身,挪動一番,直接跪在了駕駛位上,面對嚴宇,一臉嚴肅。

  「你幹嘛?」嚴宇大驚。

  陸小曼楚楚可憐道:「我求嚴先生幫我一次。」

  「你別鬧,先好好坐着。」

  陸小曼倔強搖頭:「你不答應我就跪着。」

  「幹嘛?強人所難啊?」嚴宇故作不喜道。

  「對啊。」

  嚴宇懵了。

  「我跟你說吧,那個搶了你老婆我蘇姐姐包廂的夏遠宏就是衝著陸爺來的,他是夏家不成器的私生子,總想證明自己,所以要拿陸爺這個試金石來開刀,花城的地下拳市是陸爺的,他就請來周元甲,準備吊打我們養的人,如果讓他得逞,陸爺顏面盡失,所以這一陣,不能輸。」

  「你們陸爺有的是錢,雇個高手不久解決了?」嚴宇道。

  「他是黑拳之王啊姐夫大人!」陸小曼強調一聲。

  「你們城叔不是高手么?」嚴宇問。

  「城叔確實厲害,但他當保鏢行,可是上拳台不行啊,在拳台上,他打不過周元甲的。」陸小曼道。

  「那我也不去,我也不打什麼擂台。」嚴宇道。

  陸小曼鼓着嘴,不說話。

  「不是,我真不玩啊,不能強人所難啊!」嚴宇發現陸小曼卯上勁了。

  陸小曼不為所動。

  姐姐俟,你們求人就這麼干啊?」嚴宇問。

  「那怎麼干?要報酬?我還以為您瞧不上那東西,那多少您開啊,可以的。」陸小曼道。

  「不是!」嚴宇一陣頭大:「錢財乃身外之物,咱這關係談什麼錢,我的意思是你們求人不,不得講究點技巧么?」

  「昨天我用了技巧啊,沒有用啊。」陸小曼也很惆悵。

  嚴宇一陣無語,道:「小曼哈,我這麼跟你說吧,我不想讓人知道我的實力,所以我不可能打什麼擂台的。」

  陸小曼看到嚴宇的表情,知道這該是實話了。

  「可是我都給你看了腿……」

  「這什麼話,你自願的,我又沒逼你!」嚴宇心想不提還好,你知道我這一夜咋過得么,長那麼一雙腿,真是……罪孽深重!

  「都沒人看過我的腿。」陸小曼依然委屈。

  「打住!當我傻啊!」

  「我說男人。」

  「男人也不可能啊,你以前沒穿過裙子啊?」

  「我說的是沒看過那麼長。」

  嚴宇笑道:「你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