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帝下凡,開局一條狗》[玉帝下凡,開局一條狗] - 第7章 冒牌貨

  「女士,您的錢。」這時,服務員來了。

  「留着你當小費吧。」魏詩涵說著欲走。

  嚴宇一把把錢拿了過來:「怎麼能這麼敗家呢。」

  「哈哈哈哈.」於萍萍放聲大笑。

  接着幾人就見嚴宇伸手入懷,掏出錢包。

  「嚴宇,你把錢給我丟掉!」魏詩涵氣壞了。

  嚴宇卻不理會,一邊打開錢包一邊道:「你們會員就打七折?」

  服務生道:「先生,普通會員九折,白銀會員八折,黃金會員是七折。」

  「哦.那沒有六折么?」嚴宇問。

  服務生不知道這個毫無見識的傢伙問這個幹嘛,但還是禮貌道:「沒有,白金會員是五折。」

  嚴宇道:「就沒有六折的么?給我辦一個。」

  服務員搖搖頭:「對不起,真沒有。」

  於萍萍嗤笑一聲:「真不知道天高地厚,就你,做個白銀會員都得傾家蕩產。趕緊走吧,別在這裡丟人了,你沒看你家詩涵已經快炸了么?」

  嚴宇點了點頭,然後把錢塞進錢包,眾人正忍俊不禁的時候,一個卡片突然從錢包里掉了出來。

  「哎喲,麻煩幫我撿一下可以嗎?」嚴宇一副很不小心的樣子。

  服務生笑着低下身,然後拿起卡片。

  幾個人都下意識地看地看了眼卡片,以為是一張銀行卡,但發現並不是,而是一個金燦燦的卡片,只是看不出是什麼東西。

  然而,那服務生卻突然頓住了,看着卡片,一副匪夷所思的模樣。

  接着,服務生拿着看片看着嚴宇,一臉震驚道:「這是您的?」

  「當然了,怎麼了?」嚴宇問。

  「這.這是我們老闆的私人名片吧?」服務生問。

  幾人大吃一驚,於萍萍一把將名片奪了過來:「你胡說什麼呢。」

  但這一看,赫然發現上邊真有陸文兩個大字。

  於萍萍臉色大變:「這,怎麼可能?一定是假的!」

  嚴宇笑着看向服務生:「你們老闆是誰啊?」

  「陸,陸老闆啊。」服務生道。

  「也叫陸文么?」嚴宇問。

  「是啊!

  哦,那可能是重名。」嚴宇道:「把東西給我。」

  「不可能啊!我們認識這個的,持我們老闆的私人名片,到這裡是免費消費的。」服務生道。

  魏詩涵整個人已經蒙了,於萍萍的臉色則是一陣青一陣白,雖然她無法相信這個土包子會有陸文的名片,但也知道,這是沒人敢仿製的,因為一般人也不知道陸文有這樣的名片,她和大陸集團往來甚密,對陸文這個傳奇人物也有所耳聞,自然知道這個名片在大陸集團就相當於尚方寶劍。

  「免費?」嚴宇疑惑一聲。

  服務生連連點頭。

  「我要是非要六折呢?」

  啊?「

  「黃金會員是七折,我就想六折,就壓黃金會員一籌,不能多也不能少,行不行?」嚴宇問。

  「行!」服務生趕忙點頭,免單都行,那六折自然也行。

  「小姐,是不是把卡還給我?」嚴宇笑着看向於萍萍。

  「你怎麼會有這張卡?」於萍萍只覺不可思議,覺得這嚴宇絕不是什麼育才高中老師,估計是什麼大人物在這裝傻充愣。

  「哦,陸文跟我公司的高層經常一起吃飯,所以孝敬我一張,也沒什麼用。」嚴宇說著伸手把卡片拿了過來。

  於萍萍臉色陰晴變幻,嚴宇笑着看向魏詩涵:「走吧。」

  魏詩涵聞聲抬步,見兩人真的要走,服務生叫道:「先生,得把

  名片給我,我讓前台看到才能給您免單,哦不,是打折。」

  嚴宇也不回頭,擺了擺手:「算啦,吃個飯還打折,丟不起那人。」

  走岀雲島,嚴宇不禁一笑:「你們女人真是奇怪的動物,就因為被壓制三年,心理就扭曲成這個樣子?」

  「別一棒子打倒一片,就這麼個奇葩被我碰到了。」

  「不過你還挺厲害的。」嚴宇贊道。

  「給我看看那張卡。」魏詩涵伸出手。

  嚴宇看看魏詩涵,笑着掏出錢包。

  接過金燦燦的卡片,魏詩涵翻來覆去看了下:「這是金的吧?」

  「應該是吧。」

  「陸文是誰啊?很牛?」魏詩涵問道。

  嚴宇搖搖頭:「不了解。」

  魏詩涵哪裡能信,道:「哪來的?」

  「垃圾桶撿的。」

  「我怎麼沒見到?」

  「你也不去垃圾桶啊。」

  魏詩涵氣結,換上嚴厲口吻:「說,哪來的!」

  嚴宇看看魏詩涵,一笑,道:「行吧,念在你這頓飯還真有誠意,告訴你,不過你嘴嚴么?」

  「只要你說實話,那就嚴。」說著魏詩涵又補了一句:「放心,不讓蘇玲知道。」

  嚴宇搖搖頭:「不僅蘇玲,別人也不能說。」

  「你別耍我啊。」魏詩涵道。

  「我經常耍你么?」嚴宇疑惑道。

  「你反正你沒個正形,十句話八句假。」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