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帝下凡,開局一條狗》[玉帝下凡,開局一條狗] - 第9章 一戰斃命

  「嗨,肯定是陸爺請的高手啊,要不請高手,誰能幹過周元甲啊,以為黑拳之王白叫的?」

  「哈哈哈,這麼說咱花城還有救?」

  「阿星,肯定很牛掰!」

  聽着人群的議論,魏詩涵忍着笑意看向嚴宇:「阿星?」

  「小花別說話。」嚴宇也一陣蛋疼,這特么起的什麼名啊。

  「下面,有請挑戰者,黑拳之王,周一一元一一甲!」

  雖然對方是來踢場子的,但主持人還是給足了面子。

  隨着三個字落下,現場也響起了一陣喧嘩,同時伴着打爆花城的口號聲,顯然,這些人是東濱那邊的,是周元甲的簇擁。

  很快,隨着場中的追光打下,現場頓時響起一片吸氣聲。

  魏詩涵也長大了嘴巴,好傢夥,這也太大了吧!

  周元甲走到哪裡,帶給人的震撼都是一樣的,就是移動的小山。

  「我的天啊,周元甲確定只有一米九八?」

  「原來三百五十斤的大漢就是這樣的呀……」

  「這特么是妖怪啊,誰能打得過啊!」

  議論紛紛之中,周元甲走上台,沒有特別的亮相,只是抱着膀子輕蔑一笑,然後坐在了拳台的一角,享受着別人的揉捏伺候。

  有請第一位應戰者,迅雷手一一浪白!」

  本來,浪白也是花城排得上號的好手,支持者也是眾多,但此刻,人們卻忘了打氣歡呼,魏詩涵的感覺能說明一切,在她看來,這個浪白就是個小瘦猴,估計周元甲一拳就能把他打得生活不能自理。

  「兄弟,這陣你怎麼看?」浪白正在亮相,孟磊開口道。

  嚴宇道:「我猜周元甲贏。」

  「哈哈哈,聰明,不過不會開勝負盤的。」

  「為什麼?」嚴宇問。

  「傻子都知道浪白打不過周元甲,怎麼開啊?就算周元甲勝一賠—點零零零零零一,那肯定也有無數人砸錢買周元甲啊,陸文不賠死了?」

  嚴宇道:「那這不更好賺錢了?**要是買通周元甲放水,一下子不就賺大發了?」

  孟磊哈哈一笑:「兄弟,你也太小瞧陸文了,要是這麼干,這拳市還能活下去,還會有人買賬么?我告訴你,在這裡,比賽絕對公平,是絕對實力,前些年有個拳手被人買通放水,你知道最後結果怎麼樣么?」

  「怎樣?」

  孟磊一指擂台上邊的顯示屏:「那個傢伙四肢全斷,被鐵鏈穿過胸膛吊在那裡,然後其他選手在下邊正常打擂。」

  魏詩涵突然一激靈,驚恐地看着孟磊,而孟磊,面色如常,笑得淡然。

  魏詩涵本來覺得這挺好玩的,氣氛刺激,場面新鮮。

  但直到孟磊說了這一番話,遍體生寒!

  這哪裡是擂台,這分明是地獄!

  老闆是魔鬼!

  嚴宇也沒想到如此狠辣,不由得想起陸文那和煦的模樣,也是詫異不已。

  「但也不能完全禁止啊,要是兩人實力相當呢?很難發現啊。」嚴宇道。

  聰明,確實如此,有一次就是這種情況,然後其中一個人被買通了。」孟磊突然忍不住一笑:「你猜怎麼著?」

  「怎麼?」

  「當天晚上,宣傳得很熱烈的,大家都來了,然後發現那個人,就吊在那裡。」

  嚴宇愣住了:「買通他的人是陸文的人。」

  「聰明!」孟磊笑道:「這些拳手,每個月都會收到收買邀請的,但十個裡邊有八個都是陸文的人,都是試探,所以真真假假分不清,也就沒人敢這麼玩了,上場就是拚命干,放水?不存在的。」

  嚴宇暗暗咋舌,孟磊又道:「你別看這裡容易造假,但陸文深知長久之道為上,所以做得很周到,我告訴你,比奧運會都公平,這

  也是為什麼這裡經營這麼多年,一直火爆的原因。」

  嚴宇對陸文不禁一陣佩服,難怪能有今天的實力地位,確實有點道行。

  這時,兩個選手都在擂台的角落裡做着準備,而主持人登台開盤。

  果然如孟磊所料,沒有勝負盤,而是招式盤。

  周元甲一招K0,賠率1:10

  周元甲三招之內解決,賠率1:3

  周元甲十招之內取勝,賠率1:2

  周元甲十招之外取勝,賠率1:6。

  聽到這番開盤,嚴宇疑惑道:「什麼叫招?怎麼算一招?」

  「就是一個動作,或者一拳,或者一腳。」

  「那這賠率有點怪啊……」嚴宇道。

  孟磊道:「買球么?」

  嚴宇搖搖頭。

  打個比方,巴西踢馬來西亞,讓四個球,那馬來西亞輸四個以內的賠率肯定不如正好輸四個高,雖然巴西踢它四個輕而易舉,但重要的是那個節點。」

  兩人頓時瞭然,孟磊笑道:「知道這個盤怎麼買么?」

  「你怎麼買?」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