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劍:我能操控神劍》[御劍:我能操控神劍] - 第二章 臭蟲

黑鐵一般的大鷹向空中疾飛的時候,夜空下多了一雙探查的眼睛。

昕城中心那繁華的地界,橙黃色的燈光依舊燈火通明。人們的身影游曳沉溺,霓虹光彩映照他們全身。

只是,這繁華註定不屬於某些人。

「前面施工,請繞行!」

十字路口處,一位少年賣力地指揮來往的通行車輛。

這裡有一處排水渠堵塞損壞,剛剛緊急調來了一輛挖機和一批疏通人員。

黑色的臭水漫出地面,伴隨着漂浮在其中的垃圾,惡臭無比。

路牌在黑色的雨幕下看不清,只能人為警示。

剛剛還在拿着燈棒賣力指揮的劉明漢見到這一幕,趕忙將燈棒甩在了一邊,然後徒手抓住堵塞在排水口的一堆塑料袋,硬生生把它們拽了出來。

「來搭把手啊!」塑料袋被卡住,再加上濕滑無比,劉明漢一個人拽不出來,結果喊其他人也無動於衷。

沒辦法,他只能一點點將垃圾從排水口的縫隙摳了出來。

費了好大力氣,臉色憋的通紅,他整個面龐幾乎要貼近地面的污水,就這樣的艱難施為下,終於等到其他人把堵塞的地方都清理完了。

劉明漢氣喘吁吁。

恍然之間,他看向雙手。指縫間、手掌紋路都染得發黑。

這是兼職。

做的好的話,晚上這三小時能拿六十塊錢。

只不過,太辛苦了。乾的都是辛苦噁心的活,只能拿一些相對較好的薪水。

劉明漢身上黃色的雨衣濺上了不少的污水漬,難免有些惡臭。

等他拿到錢的時候,還要把雨衣脫下來還給施工隊。

然後,他只能拖着無比疲倦的身軀,任由雨水澆淋着向前走。

五顏六色的車,五顏六色的燈…那種繁華景象與劉明漢顯得格格不入。

看着水果店裡那些誘人的水果,劉明漢不禁咽了咽口水,卻只能悻悻地走過去。

他沒錢。

算上剛剛拿到的50塊錢,劉明漢一共只有兩百塊左右的樣子,而他所居住的十平米的破屋子房租都需要六百塊錢。

回家,是吃糖水加鹽水,好還是鹽水加糖水好?

當人類可以活得如此簡單的時候,那一定是他已經沒有了其他選擇。

狹小的出租屋內,劉明漢剛進去就聞到一股子霉味兒。

這屋子漏雨,還不止一處地方漏雨,每到下雨時候,屋子裡滴滴答答的,潮濕難耐。

一開始忍受着沒味兒的時候,還需要捂住口鼻,但適應一會兒之後,幾乎沒啥感覺了。

小小的租房內有且只有他一個人。

劉明漢沒有父母,記憶里,他是從6歲開始就一個人開始遊盪的,後來是靠親戚接濟他,在高中之後,他終於努力又積極地一個人搬了出來。

哪怕條件苛刻。

總能夠活下去。

劉明漢喝了一肚子的水,肚皮漲的厲害。

他覺得生活好辛苦啊,真羨慕別人家的孩子,他們很快樂,不是這樣辛苦。

每天無憂無慮,自在輕鬆,還享受父母的照料…

自己的父母又在哪裡……長什麼樣子?

他們從不來看自己。

每當這個時候,陳洛會在房間里一個人偷偷點一支香,就插在桌子的縫隙間。

心中默念一番。

「人家說我祖上顯赫無雙,不管是父母也好,祖宗也罷,保佑保佑你們的後人,讓他活得好點,也能多給你們買點火紙,告慰你們的在天之靈……」

香火的煙在昏黃的房間里已經不可見,而就在這香煙飄散之際,陳舊的木門又突然被推開。

然後是一道不懷好意的身影。

「給錢!」

那是一個表情凶厲的包租婆形象的人,中年女人,從進來開始就指指點點,嘴上的碎話說著不斷。

小年輕沒有規矩啊…欠房租錢不給呀…這類似的話,同時,還帶着一些罵腔。

冷風裹挾着細雨,從門口那裡灌進來,然後桌子上本就燃到最後的香火也靜滅了。

雖然劉明漢極力懇請她再寬限一些時日,但還是無用之舉。對方伸過來一隻手,顯然,只要錢。

囊中羞澀的少年自然也沒討得她的好感,於是就在這天半夜,劉明漢被趕了出來,抱着被子,不知道去哪裡遊盪。

這下…連睡覺的地方都沒有了。

天空已經越發陰暗,幾聲悶雷作響,不時有着一道耀眼的閃電,划過漆黑的天空。

劉明漢感覺自己特別吃力。

這邊偶爾有幾輛車,幾個撐着傘的行人路過,大多人走過他的身邊都會投來輕視鄙夷的目光,然後再不看一眼地繼續往前走。

彷彿,人與人本身就有距離感,人與物本身就有阻隔。

走了沒一會兒就累了,他坐在一家門店的櫥窗前,盡量不去看裏面的麵包和蛋糕,靠着休息一會兒。

有了力氣之後,他覺得不能再坐在原地。

會感冒的。

沒地方住,那就去學校住。

反正,那裡平常也會有流浪貓不是嗎?

他又爬了起來。

……

這天,學校里出現了一條白色的蛇,引起了途經之人的注意。

那蛇是明明純白色的,卻又帶着一種莫名的透澈感,雙目猩紅,吐着蛇信子,看起來很有攻擊性。

可這裡是學校,雖逢雨天,也不至於讓長蛇出沒於此地。

更別提,是一所人流眾多的御劍學校,更應該讓它畏懼才是。

傳說里,白蛇們很怕赤紅色的劍,尤其是赤紅色劍身流露鋒芒,劍柄還帶有紅色流蘇的劍。

那樣的劍,相傳古時候有人用它斬落了一條有着千年修為的大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