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君相伴》[與君相伴] - 第10章 010

房間內,陸溪瑤:「怎麼樣?」冬竹:「救下了。還算是個頑強之人,需要花些時間**。」

陸溪瑤:「現在人在哪?」冬竹:「安排在了一家小客棧內。」

陸溪瑤:「夏梨替我更衣,冬竹帶我去見見她。」「是,小姐。」

一盞茶後陸溪瑤帶着惟帽去見了那個日後可能會顛覆後宮的女子。

篤篤篤,李嫆:「你來了,快進來吧。不知該怎麼稱呼這位小姐?」

陸溪瑤:「溪。害怕嗎?」

李嫆:「不知溪兒小姐說的是為何?」

陸溪瑤:「不怕再次讓你回到過去嗎?不怕我讓你殺人嗎?不怕我讓你為妓嗎?」

李嫆:「我已一無所有,沒什麼可怕的我會抓住一切機會,大不了最後一死了之。」

陸溪瑤:「你倒是豁得出去。那我就與你說說吧。京城我有一家樂坊,裏面都是一些會樂、會歌舞的姑娘家,也有什麼都不會打下手的姑娘家,有的和你一樣是落難的富商小姐、也有家裡落魄的官家小姐。聽好了她們都是姑娘家,而非樂妓、舞妓更不是奴籍,是可以嫁人的姑娘家,都是平民,我拿銀子僱傭來的平民。樂坊是不會需要你們接客,也絕對不會讓你們接客的,如若有人對你們不敬只管喊人把他們打出去,樂坊會兜着。如何?」

李嫆:「真如表面那樣嗎?」

陸溪瑤:「如若不願,不會強求。」

李嫆:「我願。」

陸溪瑤:「有些事你日後會知道的。我樂坊的姑娘上台用的都是化名,只有出了樂坊才能用你自己的名字並且出了樂坊的門便不得說出你的化名,更不能說你是樂坊的人。可明白?」

李嫆:「明白,請姑娘賜名。」

陸溪瑤:「火紅熱烈、紅艷動人又不媚俗態,珍惜眼前,往事既已成往事便不要再後悔了。木棉花我還挺喜歡的,不如就叫木棉吧,如何?」

李嫆:「謝小姐賜名。」

陸溪瑤:「過幾日我差人送你進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