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君相伴》[與君相伴] - 第4章 004

廖府,廖雙雙綉着花問自己的婢女黃鸝:「昨日讓你辦的事如何了?」黃鸝戰戰兢兢的跪着回道:「信送到了。」

「哦~承澤說什麼?同意了嗎?」

「小…小姐,王…王…王爺說…說…」

「說什麼大聲點你沒吃飯嗎?」

「王爺說請小姐自重,王爺無意於你,讓小姐不要 自作多情。」

「你說什麼!我不信,承澤是不會這麼對我的一定是你在騙我,你個賤婢,竟然敢騙我!」話音剛落便開始瘋狂的辱罵毆打黃鸝,一邊打一邊罵著:「你個賤婢,還敢躲,不想活了是嗎?你不想活也不想你弟弟活嗎?他的命可還在我手裡。」黃鸝聽後想着自己的弟弟便忍着這非人的折磨可還是控制不住發出慘叫:「啊啊啊啊啊小姐奴婢知錯了啊啊啊小姐饒命奴婢再也不敢了。啊啊啊啊」

「你個賤人還敢叫,閉嘴煩死了。」

片刻後終於回歸平靜,黃鸝衣衫凌亂,脖頸和手臂上布滿淤青,沒有一處完好的皮膚。廖雙雙:「趕緊滾出去看見你就煩。」黃鸝聽到嚇得立馬連滾帶爬的跑了。

六年前,林巧芷的生日宴邀請了京中的名門望族以及才女才子們。廖雙雙作為京城四大女受邀赴宴,而蕭承澤身為王爺自然是在其中。

「哎那邊涼亭里着綠色衣裙的是哪家的小姐啊,長得雖然一般但身段不錯啊」一位風流公子哥說道

他的同伴回道:「那位啊是監察御史家的嫡長女廖雙雙。」

「才八品,那她今日不應該出現在這裡啊。」

「你不知道嗎?她是京城四大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