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靈長生錄》[御靈長生錄] - 第6章 善意

急促的馬蹄聲由遠及近,轟隆隆的疾馳而來。

那驛館夥計忙手搭涼棚往前觀看,不看不打緊,一看嚇得撲騰坐到地上,整個人渾身發抖,嘴裏不停嘟囔道,「豺,豺狼兵團。」

「豺狼兵團?」陸元還沒反應過來,那群人已經跨馬來到驛館門外,領頭的是個疤臉中年漢子,滿臉絡腮,身材魁梧。

「小子,快去給大爺們準備好酒好菜。」疤臉漢子粗聲喊道。

那夥計掙扎着站起來,彎着腰不停的點頭,說道,「大爺裏面請,大爺裏面請。」說著,把驛館的院門完全推開,自己閃身進了院子,把陸元丟到一邊。

那群漢子也不下馬,呼啦啦,徑直騎着馬進了院子。

院子里又響起幾個夥計的吆喝聲,那群人下了馬,又嚷嚷着大步流星的走向酒樓。

「豺狼兵團,就是林麟之前說的僱傭兵團吧!」陸元心中嘀咕着,自己牽着馬進了院子。

好在又一個夥計很快迎了過來,牽過陸元的馬,笑道,「客官你是住店還是打尖?」

「打尖。」陸元說道。

「好嘞,請您往那邊走,小的先去給您栓馬。」夥計笑道。

「小哥,我問下,方才這群人是什麼人?」陸元拉住夥計的胳膊,問道。

那夥計臉色猛地蒼白,低聲說道,「小爺別問,那群人惹不起,躲着就是。」說完,夥計牽着馬快步走開了。

見夥計驚恐的表情,陸元心想這豺狼兵團必然是個兇狠成名的,以至於人人談之色變。

走進酒樓,一樓大廳里數十張圓桌不僅已經坐滿了人,還有幾個人似乎面帶怒色,又敢怒不敢言的表情,站在一個角落旁,旁邊還有酒樓的一個老夥計笑臉相對說著什麼。

「客官,不好意思,現在小店沒有空位了。」陸元剛剛進門,另一個老夥計走了過來,賠笑說道。

「樓上也沒位了嗎?」陸元問道。

「樓…樓上也滿了。」老夥計笑道,「要不客官你在此等等?」

「老哥,那得等多久?」陸元問道。

「小子,別等了,今天這酒樓被老子包了,想吃飯換別的地方去。」突然,一個粗壯的嗓音傳來。

陸元轉頭,看到旁邊酒桌上一個糙臉漢子正端着一碗酒說道。

那酒桌旁坐着四五個人,都是穿着豺狼兵團的服飾。

「兄台,這方圓幾十里也沒有別家酒樓,讓我去哪裡吃?」陸元笑道。

「去哪裡吃?那是你要想的,老子不關心。」那漢子似是不悅,怒目圓睜,吼道。

「我看就這家酒樓挺好。」陸元懶散的說了句,又看向老夥計,說道,「老哥,我等等也無妨,你給我安排個地方坐下,總不能讓我站着等吧。」

「這…」那老夥計面露難色,「要不,您下次再來?」

陸元心知老夥計害怕得罪豺狼兵團,剛要說話,突然旁邊響起一道清脆的聲音,「小兄弟如不嫌棄,來這裡一起吧。」

陸元循聲轉頭,是一群身穿華服的青年,其中一個模樣英俊的青年望着他笑道。

陸元也不客氣,拱手笑道,「兄台都不嫌棄,小弟就不客氣了。」說著,就走了過去。

「豺狼兵團和嵐山宗向來井水不犯河水,怎麼?今天嵐山宗不給豺狼兵團面子?」疤臉漢子見陸元笑嘻嘻的坐下,捏着酒杯冷冷說道。

「郞大統領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