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靈長生錄》[御靈長生錄] - 第7章 懲罰

見陸元和嵐山宗少主司徒晟聊的頗歡,那邊豺狼兵團郞大統領雖心中不悅,但也沒再挑事。

噠噠噠,一陣急促的馬蹄聲在院子里響起。

郎大統領頓時眼神一亮,隨即坐直了身子,伸着脖子望着門外。

片刻間,三個身穿長袍,頭戴斗笠的人快步走了進來。

走在最前頭的人一邊拍打身上的塵土,一邊罵道,「瑪德,趕了三天三夜的路,累死老子了。」

莫大掌柜忙迎了過來,說道,「各位爺,是住店還是打尖?」

「掌柜的,先來五斤牛肉,三盤羊肉和十壇好酒,老子要吃肉喝酒。」那漢子嚷道。

「各位爺,小店現在暫時沒有位子,要是住店的話,倒還有幾間上房。」莫大掌柜說道。

那漢子抬了抬斗笠的前沿,四周看了看,說道,「哪裡不是還有兩張空桌子?」

莫大掌柜指了指郎大統領陪笑道,「那兩張桌子是這些大爺預留的位置。」

「那就讓出來又何妨?」漢子說道。

郎大統領一直靜靜的看着,其他豺狼兵團的人早就怒目圓睜,想要發怒。郎大統領輕輕敲了敲桌子,那些人方才鬆開壓着兵器的手。

「看兄颱風塵僕僕,從哪裡來,要到哪裡去?」郎大統領問道。

那人轉頭看了看郎大統領,說道,「從西邊來,到東邊去。」

「西邊有山還有水,兄台走的山路還是水路?」郎大統領又問道。

「山窮水盡,走的是旱路。」那人說道。

「江湖不大,有緣碰面,就該有酒。這張桌子有位,幾位兄台請坐。」郎大統領說道,「莫大掌柜,請上十壇好酒。」

那三個人拱了拱手,徑直走到郎大統領旁邊的空桌旁,把手中兵器放在桌上,坐定。

那邊莫大掌柜早就招呼幾個夥計端了幾壇酒上來。

「看來郎大統領和這幾個人認識。」司徒晟輕聲說道。

「豺狼兵團本就是江湖中人,那幾人也是江湖人士的裝扮,就是不知是誰。」旁邊的中年說道。

「連誠叔都不認得,也不是什麼人物。」司徒晟笑道。

噠噠噠…又一陣急促的馬蹄聲從院子中傳來。

酒館裏的人都轉過頭看向門口,只見四個身材魁梧高大,身穿勁裝裘服,神情冷峻的青年走了進來。

莫大掌柜苦澀的搖了搖頭,忙上前說道,「各位爺…」話音未落,領頭的青年伸手推開莫大掌柜,雙眼就像一隻禿鷹,冷冽的掃了掃酒館,然後徑直走向郎大統領旁邊另外一張空桌子。

「兄台,這桌子坐不得。」郎大統領冷冷的說道。

「沒有空位?」那人已經坐了下來,同樣冰冷的說道。

「有,但你坐不得。」郎大統領說道。

「空位就是給人坐的,我正好是人。」那人說道。

「那要是活人才坐得住。」郎大統領說道。

「我是活人。」那人說道。

「活人變成死人也很容易。」郎大統領面色黢黑,但雙眼冒着寒光,眼神中殺意盡顯。

「你想變成死人?」那人反問道。

「你找死。」未等郎大統領說話,旁邊的一個中年漢子冷喝一聲,人已經刺了過去。

唰!一道寒光閃現。

那中年漢子直接從桌面上飛了過去,身形不止,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