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你荒唐,此生不換》[與你荒唐,此生不換] - 第七章 叫我師傅

  與此同時,孟樂樂面色着慌的看着她身後,「阿焱……」

  嗡……

  昆瑤只覺耳邊有金戈鐵馬的轟鳴,機械的轉過頭去,剛好撞上了那陰森而夾雜着怒火的暗眸。

  只一眼,就彷彿將她千刀萬剮,又似乎夾雜着凌冽的寒風將她席捲肆虐。

  剛才的話,他都聽到了?

  這個小心眼的男人,因為那天在酒店裡她踩了他一腳,就能記恨這麼久,剛才的那些話她說的更絕情,若是他真的聽到了,豈不是要殺了她?

  一想到以後要在他手底下做事,少不得因為這幾句話被他折磨使喚,就懊惱的直冒冷汗。

  他帶着慍怒的目光緩緩從她臉上移開,可周身的凌厲氣勢依舊將她籠罩着,讓她無法呼吸。

  「過來!」他的嗓音有些低沉,衝著她招了招手。

  下意識的就想要抬腳,可下一秒猛地又怔住了,因為孟樂樂已經如蝴蝶般撲到了他身上,帶起一股香風。

  她緊咬着牙關,忽然覺得自己有些可笑,剛才她竟然以為他是在叫自己!

  「阿焱……」孟樂樂也知道自己說錯了話,剛想要解釋,卻被穆昊焱制止。

  他修長的指尖輕輕觸着她柔軟的唇,緩緩摩挲着,「我們結婚的事為何要告訴不相干的人呢?」

  不相干的人……

  昆瑤胸口悶的喘不過氣,像是有塊石頭壓着,沉甸甸的,彷彿下一秒就會將她的心壓至谷底。

  明明知道自己應該離開了,可是雙腳像是灌了鉛般,動彈不得。

  就這樣眼睜睜的看着他俯身,吻上了孟樂樂的唇……

  砰!……

  她的心終究還是被那塊石頭壓碎了,碎成了渣,碾成了灰,再不留一絲一毫。

  明明就沒有關係了,他是她見不到就想不起的人啊,可為何心會這麼痛?

  明晃晃的太陽照在身上,她卻覺得腳底生寒,連每一個毛孔都透着凄冷的寒意,凍的她瑟瑟發抖,最終,落荒而逃……

  此時的孟樂樂卻如同身處天堂,感覺全身都輕飄飄的飛向了雲端。

  這是她此生最快樂的時刻了!她苦苦追求了穆昊焱四年,他待她溫柔體貼,呵護有加,卻從來沒有像現在這般主動過。

  就算那日在電梯里她主動獻吻,他也是站在那裏面色冷凝。

  可今天……

  她真的太快樂了,快樂到已經沒有心思去想其他的事。

  水蛇般的雙臂順勢攀上他的脖頸,正打算要加深這個吻時,他卻兀然將她推開,不動聲色的後退一步保持距離。

  忽然的疏離讓孟樂樂悵然若失,不甘的上前一步,「阿焱,我們……」

  「什麼時候調查的?」

  他的語氣一如既往,淡淡的,沒有一絲感情。

  就像是跟陌生人在談論今天的天氣很不錯一樣,讓人感覺不到一絲溫度。

  孟樂樂愣了愣,猛地反應過來他話里的意思,震的臉色蒼白,「不是的阿焱,我沒有調查過你,是那次不小心從你手機上看到她的照片,所以……」

  穆昊焱眉心微蹙,漆黑的眸底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