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妻書》[與妻書] - 第1章

  四月的大靖國都。

  天色暗沉,雲烏壓壓的罩下來,風驟然而起,滂沱大雨傾瀉而下。

  菜市口安安靜靜,只有濃烈作嘔的血腥味,提醒着人,剛剛這裡發生過怎樣一幕。

  穆慈筆直的跪着,看着台上的血水混着雨水泅開,像是幅濃墨重彩的畫,她眼中除了此,再也看不下任何的顏色。

  輕薄的夏日衣衫很快被打濕,服帖的粘在身上,襯的本就纖瘦的身體,越發的伶仃。

  她睜着眼睛,始終望着斬首台上。

  就在方才,她們穆家六十口性命,除了外嫁被免罪的她,以及身在千里之外的兄長穆齊,其他的如數在此。

  她親眼看着父親死不瞑目,看着一夜白頭的母親默默流淚,看着年幼懵懂的妹妹發出凄厲驚恐的叫聲。

  看着他們穆家滿門忠烈,卻被冠上通敵叛國的罪名,永遠的被釘在了大靖的恥辱柱上。

  監斬台上坐着的,是同她日夜耳鬢廝磨,替她描眉簪花,與她舉案齊眉的夫君。

  他一身墨色長袍,神色寡淡,和她隔着人群對望。

  他們曾經最親密,這一刻最疏離不過。

  穆慈閉了閉眼,薄削的身體晃了晃,整個人往一邊跌去,地上布滿了混着血水的雨,瞬間沾污了她身上素色的衣衫。

  王四午時酒喝的有點多,腳步踉踉蹌蹌的往家走,卻在路過菜市口時,看到倒在地上的穆慈。

  閉着眼睛,衣衫盡濕,顯出她玲瓏的身姿,即便是躺在血污里,也難掩她的貌美動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