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妻書》[與妻書] - 第2章

  慕容烈手臂緩緩收緊,目光柔和的低下頭,輕輕蹭了蹭穆慈的臉。

  他素來愛乾淨,連她身上裹着的外衣,已不是他先前監斬時穿的那件,顯然是覺得先前的那件沾上了血腥味,換掉了。

  可此刻他卻無視她渾身骯髒,將她緊緊抱在懷裡。

  甚至露出一個淺淡的笑,眸中更是冰雪消融:「婉婉,我帶你回家。」

  一個時辰前,他才面色沉靜的看着她穆家那麼多口性命,在他的命令下,一個個人頭落地。

  他的身上手上,還沾着穆家人的血。

  轉頭卻要帶她回家。

  穆慈似是聽到了世上最好笑的笑話,面上再也維持不了平靜,在他的懷中笑了起來:「回家?我的家在哪裡?慕容烈,你告訴我,我的家在哪裡?」

  她笑的越來越大聲,笑的眼角沁出了眼淚。

  雨水順着流進嘴裏,灌進喉嚨里,逼得她弓着身體劇烈的咳嗽了起來。

  慕容烈溫柔的輕撫着她的背脊,輕聲道:「婉婉,你是我明媒正娶回來的妻子,是大靖的三皇子妃,你的家自然是我的皇子府。」

  「你別叫我婉婉,我不是你的婉婉,我叫穆慈。」

  婉婉是慕容烈給穆慈取的小名,大靖風俗,女子的小名不是小時候家裡長輩取的,而是出嫁後由夫君來取。

  「好,阿慈,我們回家了。」慕容烈笑着,語氣里沒有絲毫的惱意。

  慕容烈將她抱進馬車裡,臨上車前,他回頭,看了一眼跪在地上屁滾尿流的求饒着的王四,眸中笑意瞬間斂去,點了點頭。

  再回頭時,眸中又全是溫和。

  穆慈蜷縮在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