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妻書》[與妻書] - 第4章

  慕容烈話里濃郁的佔有慾,讓穆慈不舒服的蹙起了眉。

  不過她沒有推開慕容烈,反而直勾勾的望進他眼睛裏:「殿下,如今可有我兄長的消息了?」

  「他在一個很安全的地方,婉婉放心。」慕容烈摟着穆慈纖細的腰,直視她回道。

  穆慈不言語,只是眉間卻沒鬆開,似雲攏霧罩,竟比這荷花池裡盛開的荷更加風流,叫他怎麼也看不夠。

  兩個人氣氛難得靜謐,沒有劍拔弩張。

  二九硬着頭皮走進來,彎腰給倆人請安:「主子,劉公公帶人已經過了前大街了,您看?」

  「知道了,下去吧。」慕容烈語氣里聽不出喜怒,眼神卻冷冷的掃過二九。

  二九心內叫慘,趕緊退了出去。

  換做是從前,被人撞破了她倆如此親昵的畫面,穆慈總是會羞惱的紅了臉,現在卻剩下一腔冷淡。

  從他懷裡起身,剛打算從他身邊走開,卻被他握住手。

  穆慈任由他握着,面色淡淡的問道:「殿下有事的話,自去忙着,叫清風細雨回來便是。」

  「婉婉難道不問問我,是什麼事嗎?」慕容烈粗糲的指腹摩挲着穆慈的手背。

  穆慈難堪的咬着下唇,撇過頭去。

  慕容烈低沉的笑聲緩緩入耳:「婉婉不想知道,可我偏偏只想與你分享。」

  慕容烈微微笑着,眼角眉梢都是難得在他身上看見的意氣風發。

  他一邊牽着穆慈的手,一邊細細的跟她講,今日皇帝是如何在殿堂上誇讚他,散朝後,在御書房又是如何與他密談,力儲的旨意已備好,放他歸家做準備的。

  他平時在人前大多沉穩,唯獨在她面前,會露出些許的情緒。此刻他不過是微微揚眉,穆慈便知道他這是心情極好的。

  穆慈眸中閃過一絲疑惑:「為什麼會是今天?」

  慕容烈眸中閃過一抹異色,很快壓了下去:「自然是水滴石穿,日積月累,父皇終於覺察到我的好了。」

  從水榭一路走到玲瓏苑,府里上上下下早已忙碌了起來,每一處都被打掃的纖塵不染。

  皇子府管家福叔遠遠的見到慕容烈和穆慈,小跑着上前,請安後,恭敬的說道:「爺還在這閑庭信步的,可把老奴急壞了,聖旨已經快到大門口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