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妻書》[與妻書] - 第7章

  穆慈這次沉默的比方才更久了。

  屋子裡所有人都面帶喜色的望着她,包括不遠處的清風和細雨。

  穆慈滿目茫然,所以剛剛就是這個孩子,將她從那樣的一片紅裏面給拉了出來嗎?他想要活下去是嗎?

  穆慈垂眸摸了摸肚子,那裡依舊平坦,穆慈的手卻有些哆嗦,她潤了潤蠢,問道:「他,多大了?」

  慕容烈聲音輕柔,如和煦春風:「太醫說有四十天了。」

  四十天——

  穆慈思量了一下,猛然抬眼,這個時間點,不就是?

  慕容烈對她笑着點了點頭:「對,正是那晚。」

  慕容烈說的那晚,是宮裡下聖旨給他晉封太子的那晚。

  那天,接旨之前,慕容烈發落了府里的下人,那時候所有的人都噤若寒蟬,再也沒有人敢在穆慈面前舉止輕浮了。

  畢竟一個女人,最終靠的還是男人的恩寵,即便是家道中落了,可是穆慈在太子府的地位卻無人撼動。

  清風和細雨表現的尤為的高興,一直在她耳邊嘰嘰喳喳的誇讚着慕容烈。

  穆慈好幾次想問她們,難道就不恨慕容烈嗎?畢竟對於他們穆家,慕容烈選擇了袖手旁觀,可是看着她們興奮的臉,穆慈最終還是什麼都沒問出口。

  那是從穆家出事後,穆慈第一次看到清風和細雨那麼的開心,溢於言表。

  其實穆慈很能理解清風和細雨的,便是她,都因慕容烈的所作所為,心裏有所動容。

  甚至忍不住在心裏面替他辯駁。

  想着他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