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上靳先生》[遇上靳先生] - 第二章 遊戲也有遊戲的規則

  夏藍昕在第三天就收到了銀行短訊,顯示餘額有一百萬,她看着這筆錢,心裏鬆了一口氣,媽媽的治療費總算是有着落了。

  靳尊都這筆錢打到她的卡上了,是否也就意味着,他已經相信了她,他們之間,徹底結束了。

  一拿到錢,夏藍昕就迫不及待的給就媽媽的主治醫生打了電話預約了時間,好在這兩天醫院不是高峰期,醫生告訴她馬上就可以帶媽媽去。

  掛斷電話,她拎着包就前往夏家。

  媽媽的精神在兩年前受到刺激,可原因不明,到現在她也在竭力調查當年的真相。

  可剛一進門,客廳里就傳來叫罵聲。

  「你這個瘋子,跑出去做什麼?到時候出什麼事我可擔待不起,還有你那個女兒,拖油瓶,你們母女倆最好是早點滾出去比較好。」

  「你……你胡說,我……我女兒不是拖油瓶。」

  夏藍昕忍無可忍,猛地推開門。

  「我看該滾出去的是你們吧!」

  文蓮不屑的看了一眼夏藍昕,冷哼。

  「我現在是這個家的女主人,每天跟你爸爸同床共枕的人是我,可不是你這個瘋子媽媽。」

  尚一芝衝上前去,兩隻手一個勁兒的朝文蓮臉上撓。

  「我不是瘋子,你才是瘋子,不准你這麼說我。」

  「媽,別跟她見識。」

  夏藍昕怕媽媽在文蓮面前吃虧,將她拉了回來,慢慢安撫着。

  自從媽媽精神不正常以後,父親夏振國就把他在外頭養的女人文蓮給接了回來,從此,她無緣無故多了一個繼母,也多了一個同父異母的妹妹。

  可夏振國沒有選擇跟媽媽離婚,他大概也是知道文蓮心胸狹窄,一旦他跟媽媽離婚,文蓮勢必會想方設法將媽媽給趕出這個家。

  其實夏振國對媽媽還是有感情,但是作為男人,他不可能帶一個精神不正常的女人出去參與應酬,經商的男人總是很好面子。

  可即便如此,她依舊不能原諒他。

  文蓮抖了抖自己身上的衣服,「什麼素質!都已經是個瘋子了,精神病院才是你的歸宿。」

  「你閉嘴!誰允許你這樣說我媽媽的,你最好搞清楚,我媽媽現在還是我爸的妻子,而你永遠都只是一個見不得光的小三,從你插足別人的婚姻開始,你就應該想到會有這樣的下場。」

  「你!」文蓮氣的想要反駁,卻想不出任何能夠辯駁的詞,這個一直都是她的心頭刺,偏偏每次夏藍昕都會用這個來對付她。

  不過,她只要一想到夏藍昕馬上就會嫁給一個比她足足大二十歲的中年男人,心頭的火氣也消散了不少,到時候看夏藍昕還怎麼囂張。

  夏藍昕見不得自己母親受辱,特別是在一個小三面前低人一等。

  她走到文蓮面前,眸底浮現出冷意,這樣的眼神讓文蓮後背無端冒出冷汗,就像是有人拿刀子要刺入。

  她才二十幾歲,怎麼會有如此迫人的眼神。

  「文蓮,我告訴你,不是我不想與你斗,是我不屑與你斗,你別把我逼急了,到時候我讓你知道什麼叫得不償失。」

  她轉身拉着尚一芝,面上又恢復了溫柔。

  「媽,我帶你出去玩好不好?」

  尚一芝高興的拍手。

  「好好好,出去玩兒嘍。」

  夏藍昕不再把時間浪費在跟文蓮鬥嘴上,帶着尚一芝便出門了。

  檢查的流程還算順利,可能是今天人不多,檢查後,夏藍昕迫不及待的問醫生。

  「我母親的病情怎麼樣,有比之前好一點嗎?」

  「比之前你把她帶出去的時候好多了,你母親可能是比較戀舊,喜歡呆在長期呆過的環境里,所以當你給她換了新的居住環境,她就會害怕,目前病情還算穩定,近期就不要再給她換地方了。」

  夏藍昕點點頭,她之前就擔心母親在夏家會受到文蓮的欺負,才動了將母親接出來的念頭,可沒想到反而加重了母親的病情,無奈之下,只能又將其送回夏家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