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上靳先生》[遇上靳先生] - 第四章 你連交際花都不如

  「你寧願跟你爸年紀差不多的男人訂婚,也不願意繼續做我的情人?」

  靳尊眉頭深深蹙起,彰顯着他此刻的不悅。

  夏藍昕任由靳尊就這麼抓着她,她知道,就算掙脫,也是沒用的。

  「靳先生,我覺得你說的話邏輯有問題,雖然魏總他年紀是跟我爸差不多,但是他能給我名分,如果我嫁進去,就是名副其實的魏太太,你說妾跟正房有區別嗎?」

  有哪個女人願意一輩子都做男人的情人,而不是太太,況且她夏藍昕不是找不到人嫁,有的是人願意給她個名分,沒必要把精力和時間都耗費在一個不想結婚的男人身上。

  靳尊俯身下去,他深邃的眸光緊盯着夏藍昕,臉色也跟着瞬間黑下來。

  「對於你而言,名分就那麼重要嗎?你忘記當初你是怎麼答應我的嗎?錢!藍昕,別太得寸進尺了,人要懂得知足。」

  夏藍昕自己都在心裏嘲諷着自己,是啊,她為什麼會走到做靳尊情人這一步,不就是為了錢嗎?不就是為了給媽媽治病嗎?可她需要錢,卻又不願意浪費自己的青春。

  現在,尚一芝的病情已經逐漸控制住了,只要不刺激她就沒有太大問題,她也完全不需要再回到靳尊身邊。

  這樣想來,她又心中又鼓起一份勇氣,抬起那雙晶亮的眼睛,嘴角綻放出那抹靳尊最熟悉的笑。

  「靳先生,我是為了錢,可現在我已經不需要了,你說得對,我是不懂得知足,人都是貪婪的,我不敢說自己跟聖人一樣偉大,所以,請你放過我,也放過你自己。」

  「我可以放過你,不過,你應該知道欺騙我的人都有什麼樣的下場!」

  他握住夏藍昕手臂的手逐漸加重,可她卻也只是皺眉,並沒有叫出來。

  他還真是看不出來,這個女人的性子這麼烈,他靳尊就是要專治各種不服,違抗他意願的人還沒有出生。

  聽這話,夏藍昕算是知道了,靳尊早就識破了她的計謀,否則,以他的性子,斷然不會再吃回頭草。

  偏偏她不知道怎麼回事,他靳尊想要什麼樣的女人沒有,為何扯着她不放。

  她的計謀識破是遲早的事,所以靳尊說出口的時候,她並不是很驚訝,意料之中的事。

  她現在更加擔心的是,這個男人到底要如何不放過她,可擔心是無用的。

  「靳先生難不成是要殺人滅口?還說想要把我五馬分屍,或者是痛扁一頓,我都可以。」

  她皮笑肉不笑,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卻讓靳尊更加懊惱,一股無名之火從腳底竄上頭頂。

  「你真想試試?」

  她無奈聳肩。

  「反正靳先生也不會放過我不是嗎?」

  逃不了,那就只能既來之則安之。

  他神色倏地沉下來,嘴角勾起陰笑。

  「這可是你自己說的。」

  他的話音剛落,夏藍昕只覺得手中的力道一下就減輕了,再接下來,她還沒來得及看清楚,一陣天旋地轉,整個人就被抱了起來,扛上了靳尊的肩膀。

  「放我下來!」

  夏藍昕驚呼。

  她是什麼都不怕,可也架不住這些路人異樣的眼光。

  靳尊很滿意她的反應,女人嘛,就應該溫柔的像水,像一塊冷冰冰的石頭算怎麼回事。

  靳尊不由分說直接將她塞入車內,靳尊摔上車門,繞過車身就準備上車,夏藍昕的速度更快,立馬推開車門下車,靳尊眼睜睜的看着到手的肥肉就這麼沒了。

  可他的嘴角卻揚起了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

  孫悟空是永遠都逃不掉如來佛主的五指山的,更何況是一個女人。

  夏藍昕坐上的士,還不忘回頭看一眼靳尊追上來沒有。

  包里的手機又在這個時候響起。

  她一看是夏振國的,渾身都充滿了抵觸情緒,下意識的不想接。

  但她知道不可能,只要尚一芝一天病沒有好,大腦不能理智思考,還需要夏振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