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上靳先生》[遇上靳先生] - 第六章 身不由己

  男人將她壓在桌上,帶着香煙味的呼吸瀰漫在她的鼻息間,惹的她皺起眉頭。

  「我看的出來,你也不是很喜歡那個糟老頭。」

  夏藍昕抬眼,眸底帶笑。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這個道理靳先生不會不明白。」

  他涼薄的視線掠掃過她美艷的臉蛋。

  「我知道你不是信命的人。」

  不然當初,他也不會在那麼多女人當中唯獨選了她,她身上有一種氣質在吸引着他,如若不是她之前故意唱了一齣戲來欺騙他,或許他們現在還能繼續。

  不過現在也為時不晚。

  夏藍昕擔心就文蓮他們很快就會回來,要是被看到這一幕,還真就坐實了她勾引靳尊的罪名,她必須速戰速決。

  「靳先生,有時候,人始終跟天鬥不過,你也看到我們家的情況了,我一個弱女子,實在是無力回天。」

  「那我就幫你與天斗。」

  他話語間,都透着一股自信。

  夏藍昕在心裏嘆了一口氣,這靳尊擺明了就是跟她杠上了。

  門口的魏總,臉都變成了豬肝色,一回頭就對夏振國發怒。

  「夏總,我看你今天不是叫我過來做客的,你是來叫我受辱的吧?你看不出來那個靳總分明就是衝著你女兒來的,還有上次我跟她吃飯的時候,靳總也出現了,既然你們家都攀上了靳總,還找我做什麼?這次的事,我看就算了。」

  他即便現在混的還不錯,可還不至於找死的跟靳尊作對,這萬一夏藍昕真跟他有什麼關係,他這輩子乾脆就不要在本地呆了,想上靳尊的女人,他這不是在在老虎背上拔毛嗎?

  再說那夏藍昕幾次都不識好歹,他的耐心早就用光,要不是看她還有幾分姿色,還真不屑要。

  夏振國心裏積攢了一肚子的怒火,可到底是他們對不起魏總,也不好直接把話說的太開,只得不停的跟魏總賠不是。

  「抱歉,魏總,這次是我沒有把事情搞清楚,希望你大人有大量,不要與我那個女兒一般見識,真是不好意思。」

  魏總冷哼一聲。

  「真是氣死我了。」

  送走了魏總,夏振國的臉徹底冷了下來。

  幾個人回到客廳,靳尊起身告辭。

  「打擾夏總了。」

  面對靳尊,夏振國奈何有再大的怒氣,也不敢發泄出來,只能強裝笑顏。

  「靳總說哪裡的話,你能來我們家做客,是我們的榮幸,我這邊還有點家務事要處理,就不送靳總了。」

  夏唯見靳尊要走,很積極的站出來。

  「爸,我去送送靳總吧。」

  夏振國剛要答應,靳尊卻突然在這個時候說道。

  「還是讓夏藍昕送我吧,正好我還有點工作上的事情想要請教她。」

  夏藍昕被突然點名,心裏縱然有萬般的不願,可一想到靳尊走之後,夏振國很有可能對她進行批鬥大會,還是答應了下來。

  「好。」

  看着靳尊跟夏藍昕一同離開,夏唯站在原地氣的直跺腳,眼睛裏了布滿了怨恨和不甘。

  夏藍昕,又是你壞了我的好事。

  車子一路開到商場,夏藍昕這個時候喊道。

  「停車。」

  靳尊打了個方向盤,把車子停在了路邊。

  「夏藍昕,你過河拆橋的本事真是見漲。」

  他輕嗤一聲,修長的黑眸眯了起來。

  夏藍昕側頭微笑應對。

  「靳先生怎麼能這麼說話呢?要不是你橫插一腳,我沒準現在已經就成了魏太太,現在你攪黃了我的婚事,我爸肯定不會放過我,那這筆賬,我又找誰去算?」

  雖然她心裏的確是不想嫁給噁心的魏總,可惹上靳尊,完全不在她計劃之內的事,現在倒好,擺脫了魏總,卻惹上一個更大的麻煩,夏唯跟夏振國豈會輕易放過她。

  方才若不是她急中生智借口出來,沒準兒現在夏振國已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