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上靳先生》[遇上靳先生] - 第七章 為難夏藍昕

  慕氏集團那邊打了無數個電話,對方的助手依舊回應,不願意見她,夏藍昕自然也知道是什原因。

  可她也是為公司着想,這單子要是按照對方的要求來簽,她們公司根本賺不了多少錢。

  她拿着手機坐在咖啡廳,既然對方不願意見他,那她就只能去能見到他的地方,她找朋友查出慕文章今日的行程,也是不容易的,費了好大一番功夫才得到。

  好在這個慕文章每周的今天,都會去網球場里打網球,並且,她之前就調查過,這個人不太喜歡去幽靜的場所,還就喜歡去室外打,只是這樣的天氣,很有可能會下雨,也不知道他會不會去。

  不過不管怎麼樣,她都要試一試。

  提前回去換了一套衣服,趕往了田園廣場,這邊基本上所有的運動場地都有,只是她去的比較早,也叫上了她的助理,許諾。

  許諾望着空無一人的球場,再抬頭看這陰沉沉的天氣。

  「夏總監,你確定那個慕文章會來嗎?」

  夏藍昕很誠實的搖頭。

  「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們不能錯過任何一次機會。」

  機會一向都是稍縱即逝,一旦錯過,她們很有可能就會面臨被上司解僱的可能性,雖然可能不至於。

  等了大概兩個小時,許諾站的腰酸腿麻的,耐心已經消耗的差不多了,他皺着眉問依舊一臉淡定的夏藍昕。

  「我覺得他們應該不會來了,怎麼可能會有人明知道今天要下雨,還跑來打……」

  「來了。」

  「啊?」

  夏藍昕眼尖的看到慕文章一群人,忙不迭的拍還在東張西望的許諾。

  「走,去球場打球!」

  許諾這才回過神,跟着夏藍昕進了球場,他能明白夏藍昕的用意,運動也是人最放鬆的時候,就像男人們喜歡在酒吧里談工作一樣,這算是他們一種自我放鬆的一個方式。

  夏藍昕一邊跟許諾打球,一邊注意着慕文章那邊的動向,見時機差不多,她也開始出汗,這才給許諾使了個眼色,讓許諾在這邊等着,她過去一趟。

  許諾點頭表示明白,她推開球場的門,慕文章這邊打累了剛下場。

  「慕董,真巧,你們也在這邊打球?」

  慕文章側頭看到是夏藍昕,臉色當即就板了下來,只是平日里的素養還是讓他沒有直接趕人走,只是說話明顯是不待見夏藍昕。

  「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還是夏總監故意的,我的意思你應該明白?」

  夏藍昕只當做聽不懂,莞爾一笑。

  「慕董說笑了,我們大家都是同行,有時候只需要一個結果,何須在乎過程呢,看慕董打球想必也是很有經驗之人。」

  慕文章眼珠一轉,看到地上的球,臉上浮現出了陰笑。

  「夏總監來的正巧,我們正缺一個撿球的。」

  夏藍昕掃了一眼全場,面色未變,只是心裏早已把慕文章祖宗十八代都問候了個遍,這老東西,心也太狠了,這麼多球,等她撿完,明天估計就廢了。

  可這也是她唯一的機會,如果不答應的話,這老東西更不會給她機會。

  她淺笑嫣然,答應的爽快。

  「好,反正我也是來運動的。」

  慕文章臉上的笑容也越發的放肆。

  夏藍昕蹲下身去撿球,慕文章揚聲對他的同伴們喊道。

  「夏總監主動幫我們撿球,你們敞開了打,無需多慮。」

  夏藍昕咬着牙,老東西,等拿下合同再跟你慢慢算賬,像慕文章這樣的奸商,她見的多了,也有比他更加苛刻的人,這對她而言,並不算什麼。

  只要能拿下單子,這算什麼,再多的恥辱她都受過。

  不遠處的球場,一雙幽暗的眸子正盯着某處,旁邊的於鄭洋也跟着望過去。

  「這不是你的老相好嗎?怎麼跟慕董那群老東西混在一起,難不成是為了項目?」

  靳尊看着她嬌小的身影蹲在地上,動作很利索,只是也架不住球太多,她多蹲下來撿幾次,額頭上就開始冒汗,時不時見她用手背拭去那汗水。

  「嘖嘖嘖,這姑娘也真傻,這慕董他們擺明了就是在耍她,一邊打球一邊撿,這就算是到天黑也撿不完。」

  靳尊了解她的脾氣,一旦她決定了或者認定的事情,就算是撞的頭破血流,她也不會放棄。

  他忽然間響起她在車上對他說的話,也逐漸明白她話里的意思,能坐上這個位置,靠的不是她的身體換來,是自尊,是她的努力和這股倔強。

  她也真是說到做到,明明只要答應他的要求,只要他肯在慕文章面前開口,她幾乎可以不費吹灰之力就把這單項目拿下,卻偏偏,她寧願被那群老東西耍,也不願意答應他的要求。

  一個多小時過去了,夏藍昕的體力已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