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上靳先生》[遇上靳先生] - 第八章 事實真相

  慕文章很快跟夏藍昕確定好了簽約的時間和地點,驚喜來的太快,許諾都沒有搞清楚是怎麼回事,讓她們更驚訝的是,臨走之前,慕文章還特地囑咐讓她趕緊去更衣室換一套乾淨的衣服,別感冒了。

  夏藍昕去更衣室換了衣服出來後,許諾急忙問她。

  「你說這慕文章安的是什麼心,他有毛病吧,一會兒又要整你,一會兒又要關心你。」

  夏藍昕也覺得慕文章這前後態度的差異實在太大,讓她也隱約覺得哪裡不對勁,可又說不上來。

  不確定沒有把握的事情,她自然也不會告訴許諾。

  「我也不是很清楚,總之他能決定簽下合同就行了,先給公司打個電話說一聲吧。」

  「好。」

  許諾也沒有再去多想,跟上司報告了之後,他們便離開了。

  即便夏藍昕再怎麼注意,回去之後立刻換衣服,喝薑湯,還是感冒了,並且還是重感冒。

  晚上還有一個宴會要參加,像她這個樣子,恐怕是沒有辦法去了,只能讓許諾代她去。

  她按照老方法,吃了葯,躺在床上,蓋了好幾床被子把自己捂在裏面,想要出一身汗,大概就會輕鬆許多。

  可睡得並不是很踏實,一直都在做夢,等醒來的時候,腦子裡越發的昏昏沉沉,她想要起來上個廁所,都成了一件難事,她試圖想要掀開被子站起來,可還沒有站穩,渾身無力,又跌坐了回去。

  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上完廁所,門鈴聲又響了起來,夏藍昕有些愣神,這會兒會是誰來。

  她拖着疲憊的身體去開門,把門打開的一瞬間,她的身體失去了支撐,瞬間倒在了地方的身上。

  靳尊沒想到她的身體竟然虛弱到這個地步,低頭焦急的喊道。

  「夏藍昕,夏藍昕,你醒醒!」

  夏藍昕這會兒已經沒有了意識,等她再次醒來的時候,靳尊剛送走家庭醫生。

  她撐着床沿坐起來,臉色還很差,全然沒有往日的光彩照人。

  靳尊回到房間,看見夏藍昕醒了,走過去把枕頭放在她的腰間,這樣也能讓她坐着舒服點。

  夏藍昕頭還有點暈,說話有氣無力。

  「你怎麼來了?」

  靳尊端着葯坐在床邊,一勺一勺的往她嘴裏喂葯,一邊回答她的問題。

  「你助理說的。」

  夏藍昕忍不住癟嘴。

  「這個許諾,真是話多,改天讓他去當相聲演員算了。」

  靳尊把葯喂進她嘴裏,又扶着她躺下。

  「我要是不來,你這會兒估計都昏死過去了。」

  夏藍昕無所謂的笑笑。

  「靳先生,你太小看我了,沒有你的時候,我不一樣也這麼過來了嗎?」

  靳尊能來,她心存感激,但是這不代表,沒有他靳尊,她夏藍昕就只有死在床上,到現在,她還能記得,幾年前有一次發作闌尾炎,夏藍昕沒有求助任何人,當時她是一個人在出租屋裡,手機沒有電,她忍着疼痛在路邊打車自己去了醫院。

  等她醒來的時候,醫生告訴她,如果再晚來的話,很有可能她連命都沒有。

  但是她不後悔,無論何時何地,能相信的,能依靠的,永遠都只有自己,男人會離開你,親人也會拋棄你,朋友也會背叛你,只有自己,只有錢,才不會背叛自己。

  靳尊的臉當時就拉了下來。

  「夏藍昕,你非要這麼不識抬舉嗎?」

  夏藍昕蒼白的唇瓣勾起一絲無力的笑。

  「靳先生,你我早已沒了關係,你何必呢?像我這樣的人,沒那麼容易死。」

  靳尊把碗放在桌子上,心裏莫名的不爽快令他繃緊嘴角。

  「有你求我的時候。」

  門砰地一聲關上,夏藍昕活生生的把靳尊給氣走,可她自己一點都高興不起來,靳尊不明白,她可是非常了解自己,女人通常面對這樣的男人,時間一長,一旦男人開始對你好,女人很容易就會陷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