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屍隔絕》[與屍隔絕] - 第1章 悠閑的實驗室

冬日的餘暉透過玻璃灑在實驗室的地板上,屋子裡的燈是關的很是昏暗,透過百葉窗,光被割成一束束,這丁達爾效應的出現的時候,光便有了形狀。

實驗室里,超大張的試驗台佔據了整間屋子最中心的位置,檯子上高高的置物架彷彿把實驗室分為兩個空間。

桌子上的這幾台旋蒸儀、加熱器,還有常規實驗的玻璃儀器上都積了一層厚厚的灰,這裡的大多數設備看起來都閑置了很久,雖然並不破舊,但是絕對很久沒有移動過了。

而這背對着試驗台睡著了的研究員便是秦安廷,他是公司分子生物實驗室的實驗員,已經在這家『雙旋』公司入職一年了。

此時此刻,實驗室里睡着的研究員並不只有他一個,還有同組的所有人,大家就連趴桌子的姿勢都驚人的相似。

其實在秦安廷剛入職的時候,這裡的氣氛還不是這樣的。

實驗室每天會根據公司或者上級的安排,分配不同的項目,主要從事的工作是藥品研發,當然最開始秦安廷作為實習生也只是干一些輔助工作。

而且平時公司也會根據新開發的實驗項目安排培訓學習。陸陸續續的項目組其他的工作秦安廷也都開始接觸了。

與此同時公司也做一些商業樣本的檢測,這主要也是為了讓研發部門的資金盡量自給自足,畢竟藥品研發的成效周期是很慢的。

就算公司在某一小段時間接收的商業樣本變少,相對比較閑,公司其他地方哪裡忙了,也都會叫上秦安廷等人幫忙一起做。

項目組的一票人大都很年輕,也都熱愛這份工作,可以說平時是十分充實了。

而這一切都在三個月之前被改變了,公司被一家跨國的大型醫藥保健公司Queeny收購了。

這家公司中國分部的位置,就是他們上班的大樓側後方的一棟高的嚇人的大廈。

其實本身這種類型的收購和項目組這種底層員工關係並不大,被收購公司的員工只要抽空去一趟本部人事部簽一份更名的合約就可以了。

但是對於秦安廷的實驗室項目組影響好像遠超預期。

現在母公司Queeny的實力相當雄厚,公司並不需要再去接一些商業樣本的檢測去支持項目組資金供應了。

而且很多以前的並不是很重要的研發都委託給了醫院甚至外包公司開展臨床實驗,留給這邊的實驗室小組的任務寥寥無幾。

只需要負責公司主要開發項目的數據收集以及整理分析就可以了,甚至連每天基礎的實驗操作都被省去了。

秦安廷一度以為他們這個研發項目組會被公司找個理由裁員甚至集體辭退項目組,可是沒想到的是三個月過去了。

日子依舊平靜,並且他們再也不用加班,每天朝九晚五點,不用每天早起,下班正點回家吃飯。

就因為白天所剩的工作少得可憐,大家剩下的就只有聊天還有休息了。

現在的秦安廷睡的很香,只見他眉間不停顰蹙,不時囈語,很明顯,他在做夢。

夢境中他正坐在一家快餐店的角落,店裡顧客很少,充斥着愜意的氣氛,對面坐着一個女人,是他的妻子,夢中的妻子。

女人的臉很模糊,但是可以看見她手裡抓着一個比臉蛋兒還大的牛肉漢堡。只見她抿着嘴,邊吃邊笑吟吟的看着秦安廷。

兩個人正在閑聊着,可突然間餐廳的後廚開始了一陣騷亂,然後好像是廚師一樣的人發了瘋似的沖了出來。

緊接着鄰桌的客人也開始了哀嚎,他們都丟掉了手裡的牛肉漢堡,以詭異的姿勢站了起來。

每個人的面貌變得奇怪,土灰色的皮膚透着一股黑色,從側面看舌頭眼睛都很突出。幾乎都露出了半邊可怕的獠牙。

就在秦安廷愣神的時候時候,餐廳里的所有人突然把頭轉向了他,十幾雙灰白色的眼睛死死盯着他的方向。

秦安廷立刻打掉了女人手裡的漢堡,他知道了這漢堡肉有問題。

他想拽着女人一起跑出餐廳可是為時已晚,女人原本就很模糊的臉變得腐爛不堪,半個眼珠子從眼眶裡耷拉出來垂在嘴邊。

餐廳里的所有人好像都變成了這種行屍走肉的怪物,圍着秦安廷站成了一個半圓,並且漸漸靠近。它們的嘴裏彷彿在嗚咽着什麼。

「…開…會,抓緊時間到會議室!」

秦安廷以為自己聽錯了,這句話怎麼想都和這夢境不在同一個頻道上。仔細一聽,彷彿並不是來自對面這些怪物的嘴裏發出的聲音,更何況他估計對面這些怪物也不會說什麼話。

「開會,開會,抓緊時間到會議室!秦安廷你給我趕緊起來!」

醍醐灌頂般,秦安廷從夢中驚醒了過來,一睜眼,王彤那張白皙的鵝蛋臉便映入了他眼帘。

王彤離的很近,幾乎快要親上來了,那水靈靈的眼睛直視着他,讓秦安廷羞紅着向後退了一下,差點兒連着椅子一起帶倒在地。

「我有這麼嚇人嗎?」

看着秦安廷的樣子王彤稍微有點惱火,可是因為是來通知事情的就沒有繼續深究。

「睡得還真熟呢,叫了好幾遍才醒。我是過來通知你們項目組的,馬上就要準備開年會了,公司要統一開一個會通知大家,在一號會議室。」

說罷王彤便走到了眾人的前面,示意要帶路的架勢。

而她並不知道,秦安廷之所以這麼害怕,也是因為夢中那張腐爛了一半的臉就是屬於她的。

王彤是總公司幾個月前才調過來的人事部HR,人長的很漂亮,是那種溫柔中帶着一絲可愛的女孩子,平時一頭烏黑的頭髮總是盤在頭頂。

王彤給人的感覺是很好相處的,起碼對於秦安廷是如此。『雙旋』公司被收購之後,第一次對接到這個實驗室項目組時,接待她的人就是秦安廷,所以之後幾乎每一次,無論是通知也好、活動也好,但凡涉及到線下的活動通知,她都會先來組裡先尋找秦安廷的影子。

秦安廷邊收拾手頭的東西邊回憶着剛才的夢境,慶幸自己幸虧被叫起來,醒的及時,否則還不得嚇出個好歹。

生化危機?他暗自嘲笑着自己,真是個妄想症患者。不過這應該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