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屍隔絕》[與屍隔絕] - 第10章 客房的淪陷

「孟老,雖然我們不知道現在什麼狀況,但是作為船長,我要告訴你的是,我們現在正在離海岸線越來越遠,而且郵輪的燃料馬上要到折返點了。我們即將變成一艘無法靠自己力量回航的船隻。你是不是應該給我一個解釋?」

船長此時只是手中捧着羅盤望向海平面,另一隻手捧着孟老剛剛遞給他的一副航海圖,航海圖上赫赫用紅圈標註着一個島嶼。

「 船長,按照我給你的航線行駛就好了,不要廢話。會有人接應我們的。我不會為難你的。」

「不會為難我?那他們三個呢?你們手裡的槍難道不需要解釋一下嗎?」

船長指了指血泊中的三個水手。

「槍是我的防身工具,就這麼簡單。」

孟老回答的很是冷淡。

「看來你們暗地裡所經營的生意遠超你們的宣傳啊。那船上的所有乘客呢?為什麼大家都突然發瘋了?而且是那種極不正常的瘋魔。我們的二副剛才和我說,這有可能是傳說中的喪屍,我並不清楚這是什麼。」

船長說話的聲音很是低沉,可是堅定中透露着一絲憤怒。

「船上的實驗室出事故了。這些人都是被感染的,包括剛才射殺的三個,相信我,我們殺的並不是人,很快他們就會屍化的,變成你口中的瘋魔。」

「我指的就是這個事情,我們租借船隻做的是你們年會的生意,你們私設實驗室,根本就沒有經過任何人的許可!」

船長此時的憤怒溢於言表,如果孟老身邊沒有那三個保鏢的話,很有可能這看起來老當益壯的船長會把孟老按在地上胖揍一頓。

「能和你說的只有這些,請繼續開船吧,我不希望到達目的地之前出現任何狀況。」孟老說罷便坐在了控制室的主座上,示意保鏢繼續保持持槍威脅狀態。

此時樓下的308房間內幾人也逐漸劍拔弩張,屋子裡的五個人除了燕子,還有那個金髮碧眼的美女高管,秦安廷這才發現,原來當時在船下以及在泳池裡看到的都是她,剛進門,幾人就發現了屋內煙霧繚繞的,很明顯這裡邊是有人抽煙的,而且煙癮不小,可是大家又不敢開窗,只能這麼憋着。

桌子上地上明顯比他們來的314要亂得多,到處都是吃剩的包裝還有瓜果皮核以及數不勝數的酒瓶子水瓶子。

剛進門的時候一群人相互簡單的介紹了一下,彼此知道了各自的名字,金髮女高管名叫艾麗卡,波蘭人。

屋裡另外三個人都是男人,一個白人老頭艾倫,還有兩個年輕的水手馬可和馬雄,是一對兒雙胞胎哥倆。

可是還沒等秦安廷三人坐下,艾麗卡就衝過來向著幾人焦急的詢問道。

「你們是從314過來的嗎?你們有沒有看到一個男人,也和我的頭髮差不多的顏色,藍色眼睛,他當時沒有參加晚會,應該就在屋子裡的。你們有看見嗎。」

看着艾麗卡焦急的眼神,秦安廷很茫然的先搖了搖頭,可是就當他要說話的時候,突然想起了什麼,雖然看不清瞳仁的顏色但是發色和身高是對的上的。

就是昨天晚上那隻穿着泳褲的喪屍。可是他說不出口,王彤和老李也沉默了,顯然他們也想了起來。

「其實,當我看到只有你們三個走過來了,我也差不多明白了,其實我早應該想到的。泰蒙……」

沒等她說完,便無聲的哭了起來,一旁的王彤還有燕子過去抱住了她,女人相互間的柔情作為緩衝劑想盡量安撫這創傷,這血腥殘酷的現實。

坐在一旁的白鬍子老頭艾倫又默默的點起來一支煙,剛要深吸一口就被旁邊的水手哥倆之一馬雄奪了過來,一腳踩在了地上,捻滅。

「你個老不死的,能不能不抽了,好傢夥,這一晚上都沒消停,一根接一根的,我們早上起來的時候還以為屋裡着火了呢!」

「** you,you asshole!」

白人老頭好像不太會中文罵人,直接一句英文髒話飆了出來。

「這老頭絕對那咱倆呢,哥。別的詞我不知道,F打頭那個詞肯定不是好詞兒。」

一旁的馬可說。

沒等幾人反應過來三個人便扭打在了一起,哥倆雖然年輕可是身板實在是太單薄了,白鬍子老頭身寬體胖的,單從身形方面絕對可以以一敵二。

周圍的幾個人不住的嘆息,只能聯手起來勸架,

「別他媽的打了,這情形你們也能打起來,真是有夠心寬的。」

老李和秦安廷一人拽住一個水手,三個女人把白人老頭也拽開。

「別碰我們,你們這幫雜碎,要不是你們這幫腐敗的傢伙租船,我們怎麼可能變成這樣!」

水手兄弟掙脫開身後的老李和秦安廷,彷彿要把一肚子的委屈和怨氣都撒到身後的兩個陌生人的頭上。

「你們兩個給我滾出去!就算是我們租船,我們也是付了錢的,而且這是我的屋子,只有我的朋友才可以進來,你們這種服務人員,就沒有理由進來!滾!」

白人老頭身體氣的顫慄着,原本慘白的皮膚也浮現出了粉紅的顏色。

就在這三個人又開始擼胳膊挽袖子,即將開啟第二戰的時候,海面遠處一聲轟鳴的雷聲打斷了屋內所有人的動作。

原本波光粼粼的海上突然一陣北風吹來,一片烏雲從北部天邊急涌過來,還伴着一道道閃電,一陣陣雷聲剎那間,狂風大作,烏雲布滿了天空,緊接着豆大的雨點從天空中打落下來,打得船體的甲板啪啪直響。

又是一個霹靂,震耳欲聾。

一霎間雨點連成了線,嘩的一聲,大雨就像塌了天似的鋪天蓋地從天空中傾瀉下來,海水就像沸騰了似的。

烏雲籠罩着天空,天空一片昏暗。

雖然雲還沒鋪滿天,可是現在的天已經很黑,剛剛泛起晨光的天邊忽然變成了黑夜似的,前後不超過五分鐘。

308房間里,站在中間原本要開始打架的三人都收回了自己的拳頭,屋裡的所有人都沉默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