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屍隔絕》[與屍隔絕] - 第6章 血腥舞會 上

聽到秦安廷從頭至尾的講述後,老李一臉的凝重。

「就現在?在船上?就在艙底那一層嗎?」

「是啊老李,我和王彤親眼看見的。你還記得之前我在飯桌上問你的關於朊病毒的事兒嗎?」

老李擺了擺手,示意對面的秦安廷不要繼續講了。

雖然當時老李是醉醺醺的狀態,但是對於講話的內容還是一清二楚的,這樣整件事情在他心中就串聯在了一起。

老李的沉默並沒有持續多久,很快他便再次開口。

「哎,就不能讓你李哥休息休息。既然知道了,我也參一腳吧,之後咱們要幹什麼?」

坐在老李對面的秦安廷先是一愣,他發現王彤和燕子的表情里也都透露出了無法抑制的激動。

其實對於老李這麼快的答覆,是在他的預料之內的。

「我原本計劃是,晚宴的時候開始行動,那時候船上的所有人幾乎都會在宴會廳。這樣到時候咱倆去艙底,因為我去過,所以我帶路。」

秦安廷又把之前和王彤燕子兩人說的計劃,簡單的和老李複述了一遍。

「我倒是沒啥意見,那你的意思,到時候咱倆下去,去取證是嗎?她倆幹啥?」

說罷老李指了指對面的燕子和王彤。

「燕子負責在舞會上盯梢,盯着孟老他們,那些人一旦離開會場很有可能還會去那裡。王彤負責在甲板的樓梯口附近把風,畢竟船上人這麼多,一旦有人過去了我們不知道是敵是友。」

秦安廷對於兩個人的安排也是剛剛想到的,他覺得兩個女人還是分開比較好,這樣會更加不引人注目。

「不過我們好像忘了一件事情,既然今天晚上的晚會是化妝晚宴。現在都已經4點半了。咱們是不是應該開始裝扮了?」

老李的這句話,讓幾個人如夢初醒。

化妝晚會要想不引人注意,就得試圖引人注目,說白了就是融入集體,於是四個人趕快回屋子開始裝扮了。

20分鐘後,王彤是最後一個從屋子裡出來的,一身的貓女黑衣使得她的曼妙身材更加凹凸有致。

站在對面的,是已經等了十分鐘的戴着面具的『小丑』秦安廷和『維尼熊』老李,以及加勒比女海盜裝扮的燕子。

看着老李的裝扮,秦安廷也明白了為啥他的行李那麼大,光這一個熊頭就足以把半個行李箱塞滿了。

四個人看着彼此的衣服想說什麼又都憋住了。

「我一會兒怎麼上廁所?」

老李這一句話把緊張的氣氛瞬間拉低了很多,幾人交頭接耳再次確認了稍後的行動安排後,就向著晚會自助餐廳走去。

走在甲板上,可以看見夕陽剛剛出現不久,西方的天空燃燒着一片橘紅色的晚霞。

大海,也被這霞光染成了紅色,而這晚霞背後,黑夜卻像肆虐的藤蔓,逐漸爬向了海平面。

從房間一路走來,處處可見變裝的人,人們的眼神中一掃平日工作時的疲憊之色,各色的奇裝異服可謂是千奇百怪繁複美麗,幾個人隔得遠遠的就感覺到了甲板另一端的人聲鼎沸。

本來的自助餐廳臨時改造成了舞場,金色的大禮堂被裝扮得光彩奪目,堂皇富麗的大廳上,吊著七彩的的精巧的水晶燈,燈上微微顫動千萬水晶吊墜,大廳的吊頂上還裝飾着漂亮的金邊紅色飾帶,襯托着水晶燈的光芒。

四周的牆壁掛着鮮艷的旗幟和掛毯,餐桌上擺着漂亮的桌花和水晶的雕像,看得人目眩神迷。

原本均勻陳列的餐桌檯子和條凳都被拖到房間四周邊上,角落裡擺出幾隻大音響。

門口拉起紅繩作為員工入口,一個臨時的宴會場地就這樣落成。

公司各部門員工們陸陸續續湧入這裡,化妝舞會在黃昏將盡時拉開了序幕。

開場致詞很簡短,孟老還有幾乎所有公司高層都坐在會場的最前方的一個高台上,總共有七個人。

致辭結束後所有人都舉杯慶賀。

此時鋼琴手和吹笛人手指靈活地演奏着樂器,歡快的樂曲響徹屋宇,幾個穿着傳統漢服的外國人在舞池裡大笑着跳起即興的舞蹈,身姿靈活,動作滑稽,引人發笑。

陸陸續續,公司各個部門的人也都湧入了舞池,大家都盡情的搖擺宣洩,為自己能在這種公司而感到慶幸。

空氣中瀰漫著烤肉、海鮮和新出爐的麵包的香氣。

蜜汁烤扇貝那細嫩的扇貝肉包裹着濃郁的醬汁,充斥着人們的味蕾,松茸、松露等新鮮高檔的食材,精緻的擺盤也讓人食慾大增。

各種烘焙的糕點再撒上層層糖霜,擠上奶油後傳來陣陣香甜。

壘成了小山的三文魚刺身、日式燒鳥提燈,讓人忍俊不禁。魚子醬,配上鐵板上香味十足的香煎鵝肝,在一縷縷升起的青煙中若隱若現……

惠靈頓牛排成了隨意拿取的餐品無限供應,五分熟的牛排淋上濃厚的醬汁,被切成了容易入口的大小,異常鮮嫩但咀嚼時又不覺得肥膩!

爆汁的香腸配着俄式酸黃瓜,配上精釀的德國啤酒!

舞池外的人們幾乎都是站在餐桌邊享用着自助餐,一邊聽着歡快的歌謠隨着音樂起舞,一邊舉杯暢飲。

這時的王彤,身邊有幾個男人正在搭訕,這無可厚非,畢竟本身就很漂亮的王彤還配合上了一身性感的緊身貓女裝,使得很多男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她的身上。

看着這畫面,秦安廷心中堅強的嫩芽再次成長,一滴勇敢的露珠順着小樹的枝丫掉落了下來。

秦安廷不再怯弱,他分開了眾人站在了王彤的前面。

小丑面具下增添了幾分神秘,他什麼也沒說,就像紳士一般掌心朝上伸出了右手做出邀請的架勢。

於是在眾目睽睽之下,王彤就像接受王子的跳舞邀請一樣伸出了手搭了上去。

兩個人緩緩步入了舞池,在一曲悠揚婉轉的音樂**舞一支。

兩人雖然是第一次共舞,卻完全沒有刻意做作的感覺,每一個動作都是自然而流暢,貓女與小丑,一陰一陽,一柔一剛,兩個人步調相同,亦步亦趨。

秦安廷從未想過兩人站在一起竟能如此的和諧,如此的完美。

雖然想永遠陶醉在這舞池中與她翩翩共舞,可是現在時間卻不允許。

一曲作罷,秦安廷便一手拽着王彤,另一隻手隔着人群用手勢和燕子致意了一下。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