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屍隔絕》[與屍隔絕] - 第8章 緊急避險

「安廷,安廷。你哪去了?」

看着秦安廷久久沒有浮出水面,王彤無助的喊出了聲音,可能是因為聲音的刺激,兩隻喪屍玩了命的衝著這個方向伸手,時不時還會把一隻腳踏進泳池裡邊。

就在其中一隻誇張的把脖子伸了出去的時候,水下突然伸出了像鉤子一般的紅色消防斧,環繞着這隻褲衩殭屍的脖子猛地往下一拽。

緊接着第二鉤,兩隻喪屍都變成了落湯雞,水中的王彤突然感到了腰間環抱住了一支臂膀。她剛要叫,卻發現秦安廷在她身邊浮了起來。

「咱們從另一面上去吧。」

「嗯。」

很快,水中的兩隻喪屍逐漸停止了動作,沉了下去,兩三分鐘後,泳池的水面漸漸變得平靜了,只是零星會浮出幾個小水泡。

「你倆等我一下,我下去,你們先看能不能進屋。」

老李的聲音不是很大,不過下面的兩人還是能聽見的。

王彤走在秦安廷的身後,緊緊地拽着他還在滴着水的衣襟。她感覺到這個時候的秦安廷好像變得和之前很不一樣,看着秦安廷的後背,有一種很踏實的感覺。

走向了陽台玻璃門的地方,秦安廷一用力,門隨着手臂竟然打開了,看來這個房間的主人走的時候並沒有關門。

兩個人往屋子裡慢慢地走去,這是一個可以容納六人的高端套房。房間很大,可是屋子裡並沒有開燈。廳里四散開打開的行李箱子,大廳地板上很亂,可以想像到,這裡應該是之前屋主人換裝的地方。

秦安廷每一個屋子都注意檢查了一遍,幾乎開每一間房門的姿勢都是一樣的,都是用右手提着斧頭推開門。

身後的王彤一步不離,就在秦安廷檢查到了最後一個卧室房門的時候,大門那邊響起了陣陣的砸門聲。

砸門的聲音異常的大,可是門的那邊卻傳來了老李那熟悉的聲音。

「卧槽,開門啊,快快!」

秦安廷趕緊跑到大門這邊,第一次開門的時候並沒有注意門還拉着安全栓呢,打開一條縫,他發現老李的臉都憋紅了。

於是他趕緊關上門,拉開門栓,老李一躍進了屋子回頭大喊。

「快關門!」

秦安廷並沒有猶豫,回頭一瞥的瞬間他看見了起碼有三個奇裝異服的喪屍追了過來,沖在第一個的是一隻毛茸茸的粉色兔子,後邊跟着『蓋倫』和『馬里奧』。

此時粉兔子的手已經伸了進來,秦安廷和老李兩人合力抵住了屋門,這隻毛茸茸的粉胳膊正好被門死死的夾住了,門的這邊只能看見胳膊在不停地亂抓。

因為是套在毛絨手套裡邊,所以這場景還略顯卡通。

「老李你頂住一下!」

秦安廷撤開身子掄起手上的大斧子向著手臂砍去,一下,兩下!第三下手臂應聲落地,落地後竟然還抽動了兩下。

老李一使勁屋門也死死的關上了。

屋子這邊能隱約聽見,三個喪屍撓了一會兒門,可是很快便沒了動靜。

兩人這一系列操作之後,便癱軟地坐到了地上。

一旁的王彤趕緊衝過去扶住兩個人。

她驚訝於兩個人竟然毫不猶豫地把人手砍斷,但是又不敢多說,因為她感覺那些外邊的人確實不正常,很不正常。

「現在外邊已經亂了。那些是喪屍,他們吃人,也會把受傷的人變成怪物。我們可能暫時出不去了。」

老李一邊說一邊擺了擺手,表示不用王彤的幫忙,他自己可以坐起來。

王彤突然間像是想起來了什麼似的,眼睛瞪得很大,眼神里滿是絕望和恐懼。王彤想起了留在會場傳遞信息的燕子。

緊接着她趕緊拿出身上貼身放着的電話,好在剛才的泳池並沒有讓手機進水。還是可以撥打電話的。

「您撥打的電話暫時不在服務區——」

手機聽筒里,經典的提示音響起。

「你們聯繫到燕子了嗎?我給她打電話,她一直沒有接,現在又不在服務區了。」

王彤放下手機焦急的問道。

「沒有,我一直沒有聯繫他。」

秦安廷說罷看了看老李。

「我給他打電話了,她也沒接。」

老李擺弄着手裡的沾滿血跡的消防斧,這時候老李又癱軟的坐在地上,說話的聲音很小。

「我們要去救燕子啊!」

王彤說話聲音裡帶着哭腔,兩隻手祈求一般地搖晃着同樣癱坐在地上的秦安廷。

她不想讓燕子在外邊的混亂中丟掉性命被殘忍的吃掉,更不想看到燕子像那些怪物一樣,死魚般的眼睛,青灰的皮膚的樣子衝著她一步一步走過來。

就當秦安廷打算直起身來安慰王彤的時候,她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屏幕上顯示的是一個陌生的號碼。

「彤彤!我回到安全的地方了,你在哪?」

王彤接起了電話,從電話那邊,燕子的聲音傳了過來來,聲音很大,連坐在旁邊的秦安廷都能聽的清清楚楚。

王彤邊說邊哭,心中的那塊石頭也落了地。

「老李,咱們兩個的電話,把燕子救了。」

放下電話的王彤對着老李的方向說道,而坐在對面的老李,彷彿要睡著了。可聽見了這句話之後強打着精神起來了。

「和咱倆有什麼關係?」

「燕子說剛才舞會突然闖入了兩隻喪屍,因為她一直盯着孟老,所以看到了孟老中途異常離場,而且他發現孟老還有周圍保鏢的表情很不對勁。於是他意識到了事情不對勁。很快他就發現人們在不停的驚叫,可惜人群是在太擁擠,她沒有辦法衝出去。所以她選擇了第一時間鑽到了桌子底下。」

「這丫頭真是機靈。」老李感嘆道。

「這之後很快,會場裏面的人幾乎都被喪屍同化,會場就淪陷了,會場里最後僅剩的幾個人包括燕子都躲在會場里的桌子下邊,然後燕子猜咱們肯定會給她打電話,於是把自己的手機調到最大聲音,順着地板直接滑到了會場的另一側,沒過幾分鐘手機就開始叫個不停,喪屍群像瘋了一樣,衝著聲音的方向沖了過去。他們幾個人都朝着另一個方向沖了出去。」

「那他們現在在哪裡?」秦安廷關切的問。

「他們一共五個人,好像和咱們在一層,也是在這種很大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