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屍隔絕》[與屍隔絕] - 第9章 匯合308

第二天清晨,天才剛剛亮起,睡在三個屋子裡的三人都還沒有有起來。

每個人都在半夢半醒的狀態,其實這一夜,三人睡得都很淺而且斷斷續續的,樓道里的慘叫以及後半夜的各種東西碎裂的聲音此起彼伏。

突然,一陣刺耳的槍聲響起,這聲音離他們並不遠。

夢中的王彤被這一陣槍聲驚醒,一路小跑跑到了前天一晚上秦安廷睡覺的房間門口。

她發現,秦安廷也正要開門,可以看出他也剛剛從床上爬起。轟隆的一聲,老李從沙發上掉了下來,應該是也是被突然驚醒,猛地一翻身把自己掀翻在地。

「什麼狀況?」

老李一臉的惺忪,臉上微微的也有點浮腫,看來三人中他的睡眠質量是相對最好的了。

「槍聲,而且好像還是步槍。」

秦安廷拉開了窗帘,想通過陽台看看上邊的狀況。

「槍聲就在咱們頭頂,上邊是什麼位置?」

「應該是主控室,開船的地方,就是會場的上一層。」

王彤的電話在這時也響了起來。

沒有猜錯,果然是燕子,雖然還是那個陌生的號碼,但是王彤一眼就認出來了。

「喂,燕子,你們那邊怎麼樣了?聽到槍聲了嗎?」

王彤直接打開了免提,電話另一端,燕子的聲音很小聲。

「我們門口好像趴着幾隻怪物,本來早上想出去找你們的,我們手裡有武器,兩把斧子還有一根撬棍和棒子,但是剛想開門就發現門口趴着幾隻,不過這幾隻的狀態很奇怪,我們也說不準。」

「什麼奇怪的?」老劉在一旁問道。

「他們好像很害怕陽光,都躲在牆的陰影裏面,一動不動。」

秦安廷聽見這句話和老李對視了一眼,他們猜想的沒錯,朊病毒雖然控制了人們的大腦,但是代價是皮膚等部分結締組織被破壞。

這就使得喪屍看起來皮膚很差,而從根本上導致,喪屍對於紫外線的強烈過敏反應。

看來白天殭屍就喪失了戰鬥力了,這對於他們來說是一個莫大的喜訊,

「燕子,你別怕,我和安廷之前溝通過,我倆都推測這東西是怕光的,你要是信李哥,開門干他丫的,趁他病要他命。」老李朝着電話喊道。

對面的燕子顯然一愣,可還沒等他說話,能明顯聽見電話那旁的幾個人在激烈的討論。

「這樣吧,燕子,你在哪個房間,我們去找你。」

秦安廷聽出了,那邊顯然還是不同意出門的,畢竟這些東西已經超出認知,對於他們,不能僅憑電話這邊,一個不熟悉的人的一句話就貿然開門,一旦出現問題了,誰也救不了他們。

「我們在308。」

燕子回答道。

「我們在314,應該很近的,我們過去。放心我們也有傢伙。」

沒等燕子說話,秦安廷就把電話掛斷了,他回屋穿上了鞋子,又背上了一個背包,把屋子裡的物資可以用到的都一一裝了進去,老李在另一個屋子也做着相同的事情,很快兩個人就整裝待發了。

「王彤,你在這兒等我們,等我們走了,你把…….」

秦安廷走到王彤的面前俯下身和王彤說道。

「不要!我跟着你們,我也可以戰鬥的。」

看着王彤的眼睛,秦安廷欲言又止,此時老李接過話頭。

「小王啊,我理解你的心情,你可以和我們一起,但是你倒是開始準備一下啊,我倆在這一頓忙活,你在這兒站半天了,也沒動彈啊,本來你就是女孩子,不想讓你冒險。」

「哦!對哈,馬上。」說完王彤就一路小跑,開始整理起了自己的裝備。

「你說這孩子,又漂亮、又溫柔、還勇敢。怎麼,嘖,怎麼就有點傻呢?」

老李在一旁感嘆道,這句感嘆也讓秦安廷在內心直呼正解,可是嘴上還是要替王彤辯解一下。

「這叫天然呆,你不懂。」

「你說啥是啥,反正挺符合你口味的。」

很快王彤也裝備好了,於是三個人分成前後站在了門口準備出發。

站在最前面的是老李,他已經脫下了昨天的毛絨套裝,現在身上穿的是一件不是很合身的藍色運動服,肚子附近的布明顯是不夠用的,勒的緊緊的,彷彿已經顯懷的孕婦,身後的背包比最早上船的時候的包沒小多少。手裡的消防斧應該是三人中最致命的武器了。

站在中間的是王彤,讓他站在中間也是因為這個位置是最安全的,她現在身上穿的是一套卡其色的休閑套裝,她並沒有背什麼大型的物資。

並不是她不想背,而是被另外兩個人強行拿走了,理由很簡單,本來就相對弱小的王彤,不適宜再負擔更多的東西了,作為一個機動單位,應該更輕更快。

不過王彤還是背着那幾個能稱之為武器的東西,纏在凳子腿兒上的水果刀、打火機、平底鍋、大勺子……總之是廚房裡能拿出來的幾乎都拿出來了。

而且王彤的手裡也拿着一個大鐵鍋蓋子,這東西主要是為了防身,而且王彤這個造型也獲得了老李和秦安廷的一致好評。

站在最後的自然是秦安廷,他還穿着昨天的黑色褲子,因為這個屋子的男主人實在有點兒矮,所以只能穿自己的衣服,好在已經干透了,上身穿的是一件黑色重磅的T恤,應景的是前胸的圖案就是生化危機的保護傘公司logo。

他的手裡則是握着從屋子角落裡找到的滅火器。

老李緩緩打開了大門,將手裡的一團襪子丟了出去,雖然不知道這東西能不能引怪,但是這也比臉探草叢強一些。等了幾秒鐘發現沒有什麼動靜,老李便把屋門完全打開了。

「怎麼辦,左右兩邊都差不多,你們覺得哪邊離的能近一點?」

老李扭過頭問後面的兩個人,看着眼前兩人同樣無助的眼神,他也搖了搖頭,老李這苦笑彷彿也是在嘲笑自己。

三個人順着剛才拋襪子的方向走了過去,兩頭望去,這是一個環形的走廊每隔兩三米都會有一個窗戶,這就意味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