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瑤》[玉瑤] - 第六章 回府

  我原路返回,從北院翻回去,雙腳剛落到地面,忽然瞥見一個熟悉的身影。我心虛的往前走,想把蘇子卿當成空氣。

  可他伸手攔住我的去路,眉梢輕佻問道:「公主這是去了何處?」

  我輕咳一聲,厚着臉皮回答:「我出府玩了玩。」

  蘇子卿指着正門的方向,笑意愈發盎然:「公主莫不是走錯了地方,這裡才是正門。」

  我搓了搓手,越發心虛起來,乾笑幾聲道:「總是走正門很無趣,偶爾體驗一下翻牆的樂趣。」

  「難不成公主天天鍛煉身體,就是為了體驗翻牆?」他微眯着眼睛,一步步靠近我,「也不知出府帶幾個隨從,萬一出了事該如何是好。」

  他的一番話,堵得我鴉雀無聲,卻又不敢說出真實的目的,只得暗暗把鬱悶埋在心中。我瞪了他一眼,嘟着嘴問道:「駙馬不是去軍營裏面,怎麼突然又折返回來?」

  蘇子卿不慌不忙的回答:「我想念公主,所以回來看看。」

  我攤了攤手,一臉無奈的表情。我不知他和這具身體的原主人是如何相處,可自從我醒來以後,他的膽子似乎越來越大。

  「不勞駙馬挂念。」我轉身,裝作若無其事準備回到自己房間。

  他緊隨其後,邊走邊問道:「臣方才坐在馬車裡,看見公主去了秦府,不知何時與秦府之人有交情?臣怎麼從未聽聞。」

  我抽了抽嘴角,沒想到他的好奇心這麼強,居然刨根問底。我就說進秦府的時候,看見一輛熟悉的馬車飛馳而過,沒想到他竟然坐在車中。

  「我與秦小姐在書坊見過幾次,所以去秦府弔唁也屬人之常情。」我盡量語氣平靜的說道。

  「哦?」他挑了挑眉,一雙黑眸靜靜注視着我,「聽聞秦小姐死的很凄慘,從高樓墜落當場丟了性命。」

  剎那間,我的臉色一陣慘白,那場死亡彷彿是揮之不去的夢魘,即便復生在這具身體里,只要想起劇烈的疼痛,心就止不住的顫抖。

  「別說了。」我抱着頭,眼圈紅紅地看着他。

  蘇子卿有些錯愕,面色也變得凝素起來,一把將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