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古代奮鬥養娃的日子》[在古代奮鬥養娃的日子] - 第7章 上班第一天

吃完陳氏一早起床做的愛心早餐,大興、劉大福、劉二福就一起出發去縣城了。

劉二福到達興豐錢莊時間還很早,距離規定上工時間還差近半個時辰。

門口護衛還是前天那兩個,兩人已經知道面前這位年輕人是錢莊新來的賬房先生。

看劉二福客氣地跟自己打招呼,忙恭謹回禮。

聽護衛說陳二牛還沒來上工,劉二福也不着急進去,就在門口跟護衛嘮起了嗑。

高一點的護衛小伙叫張三順,性格拘謹不多話,張村人,家離縣城10里地;矮一點的叫余元多,縣城本地人,性格活潑愛笑。

從他們那裡得知:興豐錢莊在全國各地都有總庄、分庄。大本營設在京城,大本營下面直屬管轄着8個總庄,8個總庄直接向大本營彙報,各個總庄下面又都有大大小小2-10個分庄。

城北縣是附近幾個縣裡,面積最大、經濟條件最好的一個縣城。相對應地,城北興豐錢莊就成了總庄,下面管轄着城南、城東、城西三個分庄。

因為是總庄,所以城北興豐錢莊的賬房先生算上劉二福一共有6個,兩兩一組分別負責不同的業務方向。

在古代,好的賬房先生都是熬資歷熬出來的。

就像現代的財會人員,年紀越大越吃香,因為他們經驗豐富、見多識廣。好的財會師,一個不起眼的決定,就可能幫企業省下百萬千萬甚至上億的資金。

更別提在不開化的古代,幾乎是沒有人會把看家本領教給別人的,大部分人都把他當做傳家職業,用於福澤後代。

聊了一刻多鐘,陸續有人來上工了。

劉二福也不想站在外面刷存在感,便進門找了個不扎眼又能看到門口的位置待着。

很快,陳二牛也來了。

「陳小哥早。」劉二福趕忙上前。

「陳先生早,陳先生叫我二牛就行了。」邊說邊用手勢領着劉二福上二樓。

「行,二牛,那你也別叫我先生了,跟張飛一樣叫我劉大哥,或者叫劉哥也行。」

「哈哈好,劉大哥,這邊請。」陳二牛拿鑰匙,打開左邊靠最裏面的一扇門。

陳二牛指着靠門邊一張小點的桌子道:「這是陳大哥你辦公的地方。」

又指着靠窗邊另一張大點的桌子:「那是吳老先生的。吳老先生每天都是提前一盞茶的時間到莊裡。你先在這坐會,等吳老先生來了,他會給你安排工作的。」

「好的,謝謝二牛。」劉二福感激道。

「客氣客氣,這把鑰匙給你,明天過來你自己開門進去。」

「好的。」

「那陳大哥你自己在這慢慢等,我先去忙了。」

陳二牛是掌柜家的親戚,進錢莊兩年了,這會還在一樓當學徒,主要學習放貸業務。

「好的,你忙。」

劉二福看着這間50平米大小的房間,四周靠牆處擺滿了近2米高的5層書架,剩下的空間除了兩張辦公桌,就是大小不同、高矮不一的柜子。

柜子、書架都是密封上鎖的,門窗也都進行過加固處理。

整個房間充滿了木香跟墨香的味道,十分好聞。

聽着越來越近的腿步聲,劉二福趕緊從椅子上站了起來,之後就聽對面傳來開鎖推門的聲音。

緊張地呼了口氣,劉二福隨即嘲笑自己的心理素質。

又做了兩個深呼吸,劉二福乾脆站在桌子旁等吳老先生進來。

終於,一個60歲左右蓄着鬍子、頭髮半白、面容嚴肅的老者走了進來。

「晚輩劉二福,見過吳老先生。」劉二福朝着老者行禮。

老者點點頭,問了一些劉二福的基本情況後,拿出一本賬本遞給劉二福:「小陳,你把這本賬本按照你上次的方法重新做一遍。」

說著又指了指一個柜子:「空白賬本在柜子上,自己拿。」

「好的先生。」

劉二福知道吳老先生的意思是上次考核時用到的:無實物excel表格計算方法。

劉二福拿過一本空白賬本,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便開始研墨。

「你上次用的方法很好,但是看得費勁,你要按從右到左的順序做。」吳老先生提醒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