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柯學世界裏搞事情》[在柯學世界裏搞事情] - 第9章 十億日元搶劫案

看着懷中熟睡的朱蒂,貝爾摩德寵溺地笑了,作為對自己來說特殊的人還是有這個特權的,只是….

聽着電話那頭的彙報,貝爾摩德低下頭重新注視着朱蒂,今天從自己的辦公室離開後,去過米花町銀行。

一向冷酷的貝爾摩德露出了意味深長的笑容,就算是你插手,我也不會放棄我的計劃。

碩大的房間里,貝爾摩德溫柔地為朱蒂蓋了一層被子,遂又俯下身子在朱蒂額頭上留下了一個淺淺的吻。

這還是貝爾摩德第一次讓別人進入自己的住所,就連琴酒都沒有這個待遇,但她對朱蒂卻有着莫名的情緒。

獃獃地看着熟睡的朱蒂,貝爾摩德就像觀看一幅動人的畫一般,沉醉其中。

好一會兒,貝爾摩德如同夢中驚醒般反應過來:自己對她……

貝爾摩德擺了擺頭,不再胡思亂想,她慢慢躺在朱蒂身邊,嗅着朱蒂身上若隱若無的體香,感覺好像在她的身邊歲月靜好。

大道同眠,一夜無話。

朱蒂是伴隨着一陣頭痛醒來的。

「沒想到原身的酒量這麼差,下次可不能再喝了。」朱蒂本以為自己對於這些果酒沒有多大反應,沒想到竟然有這麼大威力。

「對了,這裡是…。」朱蒂對於這個房間有些陌生,她記得自己好像是在酒吧喝酒,然後…,對了,自己好像還和貝姐撒嬌來着。」

想到這,朱蒂的臉重新變得滾燙:自己在貝姐面前的形象都毀了。

朱蒂正在暗自懊悔,突然聽見一陣清脆的腳步聲從門外傳來,她回頭一看,眼前的人不真是貝爾摩德。

「我的小太陽終於捨得醒來了,昨晚你可是很威風啊。」貝爾摩德倚着門笑着調侃。

「貝姐,你就別再取笑我了,我昨晚真的只是酒後胡言,您大人有大量就別再提這事了。」

朱蒂深知撒嬌是女人最大的武器,耍起無賴來那是信手拈來。不過她也沒多少時間在這裡耽擱了。

「那個什麼,咳,貝姐我還有些事,我就不打擾你了。」在扯謊這方面朱蒂屬於無師自通,隨便找了個借口就離開了這裡。

目送着朱蒂離開,貝爾摩德思緒萬千:自己也應該行動了。

走在路上的朱蒂臉上的燥熱久久不能消退,真是丟死人了,竟然就這麼沒心沒肺的在貝姐那睡了一晚上。

朱蒂越想越覺得老臉丟盡了,她只想用別的事轉移注意力。

「咦,這不是小蘭嗎,我們還真是有緣啊。」朱蒂在路上正好看到小蘭一家人。

「嗯,朱蒂老師,你怎麼會在這裡?」小蘭也很是意外。

「這個啊,我只是剛來到這裡,所以對這裡周圍的一切都很好奇,所以才四處走走,對了,你們這是要去哪啊。」

朱蒂無奈地繼續編瞎話,她總不能說自己和貝姐睡了一晚吧。

「我們是要去附近的一家銀行,我爸爸有一些錢要去存起來。」小蘭解釋道。

「是看上了那裡的美女職員吧。」來自旁邊柯南熟悉的官方吐槽。

「哈哈哈,好有意思的小男孩,小蘭,這是誰家的小孩,真可愛」

朱蒂雖然對柯南式吐槽有所耳聞,但當真正身臨其境時還是忍不住笑了出來。

「朱蒂老師你說的是柯南吧,他…。」小蘭剛要解釋,沒想到被柯南打斷。

「朱蒂老師你好,我叫江戶川柯南,我是暫住在小蘭姐姐家裡的。」柯南的笑容恐怕換另一個人都會被他天真無邪欺騙,但朱蒂可不會被他輕易瞞過。

「柯南小朋友是吧,真是好可愛啊。」朱蒂忍不住摸了摸柯南的頭,果然還是這樣手感好。

「朱蒂老師,你不要這~~樣。」柯南極力掙扎開朱蒂的魔爪,心裏有些無奈:「這位朱蒂女士是有孩童癖嗎,昨天聽小蘭說朱蒂女士成了她的老師,自己還不信,看來自己是沒好日子過了。」

「好吧,Cool Boy,我們就一起去銀行吧。」朱蒂一臉壞笑的對柯南說。

看着柯南生無可戀的樣子,朱蒂在心裏暗暗發笑,新一你沒想到會有這一天吧。

一旁的毛利小五郎倒是沒有什麼意見,畢竟有美女相陪自然沒有人會不願意。

朱蒂一行人很快來到了宮野明美所在的銀行。

「先生您好,請問有什麼可以幫助您的嗎。」說話的正是宮野明美,她已經從職員成了接待小姐,看來她已經做好了所有的準備。

「好~,好~把你們這的業務全給我來一份,哈哈。」毛利小五郎就屬於那種看見美女就邁不開道的人,一臉猥瑣地看着宮野明美。

「額,先生請你想好到底要辦理什麼業務再說可以嗎。」宮野明美也看出來了,這個毛利小五郎就是個色狼,但好的職業操守讓她無法發脾氣。

「明美,最近怎麼樣。」最後還是朱蒂及時解了宮野明美的尷尬。

「是朱蒂小姐啊,我已經把一切都辦妥了,不過昨天「家裡」來了個電話,說是讓我不要做一些出格的事。」宮野明美還是有些憂慮。

「「家裡」來了電話?是誰,難道是貝爾摩德查覺了自己的行蹤。」想到今天在她的房間醒來,朱蒂感覺有這個可能。

「你不要擔心,一切還是按照計划走,沒有意外的。」朱蒂知道現在不能讓宮野明美太過於緊張。

「朱蒂老師,明美姐姐,你們是認識嗎?你們到底在說些什麼?我怎麼聽不懂」一旁的管閑事柯好奇地睜大眼睛注視着她們。

「柯南,我和你明美姐姐早就認識了,我們剛才只是在說一些「家裡」的事,你個小朋友就不要聽了吧。」朱蒂無視了柯南的撒嬌,把他推到一邊。

見柯南還不死心,朱蒂便蹲了下來,又一次用食指抵在自己的嘴上:「A secret makes a women women。」

柯南無奈地翻了個白眼,騙小孩能不能專業點,不聽就不聽。

看着遠去的柯南,朱蒂對着宮野明美說了最後一句話:「Dont speak,bide your time。」

宮野明美點了點頭,她知道,自己,只能把握住這最後的機會。

當天晚上,宮野明美給朱蒂打了個電話。

「喂,明美姐姐,這麼晚是有什麼事嗎?」朱蒂已經猜到了多半。

「朱蒂,他們給我下達了命令,讓我明天就行動,我現在檢查了屋中,確認沒有監聽器才給你打電話。」宮野明美顯得非常驚慌。

「別緊張,明美姐姐,我現在就去和你進行身份調換,你等我一下。」朱蒂明白,此時的形勢比她想像中的還要嚴峻。

掛下電話,朱蒂立馬穿上衣服,開上車向宮野明美家的方向駛去。到了宮野明美家前,朱蒂停好車,敲響了門。

朱蒂此時並不知道,十里外,一道漆黑的身影正在用望遠鏡靜靜地觀察着她,那個身影露出一絲笑容:「你果然還是用了這種方法。」

門過了好一會兒才開,露出了裏面慌亂的宮野明美,看見是朱蒂到來,宮野明美這才稍微平靜了一下。

朱蒂馬上做了個「噓」的手勢,把宮野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