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相思兮長相憶》[長相思兮長相憶] - 第5章 危在旦夕,依舊任性

  長翎時而如置身寒山冰窖,冷的她不斷顫抖;時而如置烈火煉獄,如失去水的魚一般絕望。
  
  迷糊中,耳邊傳來新到的老冥醫凝重的聲音:「現在小殿下神力盡毀,這時候貿然取蕊,怕是會傷及性命!」
  
  夜淵看着軟塌上滿臉蒼白的長翎,目光深邃又危險。
  
  最終再次拿起冥醫準備好的藥丸,上前,直接喂進了長翎嘴裏,而後捏着她的脖頸迫使她吞下去。
  
  在藥丸的輔助作用下,長翎身上的難受,一點一點消失。
  
  虛弱的睜開眼,就看到夜淵一夕月白長袍,墨發如瀑散下,和她的青絲糾在一起。
  
  看到她醒來,男人冷漠起身:「動手!」
  
  這三個字,說的那麼冰冷無情。
  
  他這樣的陌生不止長翎感覺到了,就是忘川別的九大殿王,那天都看的清楚。
  
  老冥醫看着長翎的眼神有些憐憫,但也不敢違背夜淵命令,只得上前:「小殿下。」
  
  長翎閉了閉眼!
  
  此刻對夜淵,她已無言以對。
  
  只是在這瞬間,她用盡了全部被損的神力,催動自己花體上的毒液。
  
  老冥醫見狀,嚇的跪在地上:「小殿下不可!」
  
  夜淵回頭,就看到長翎雙眼瞳孔泛紅,顯然是被她本體上的毒侵入到了五臟六腑。
  
  深邃的瞳孔,猛的緊縮。
  
  「啪…!」帶着神力的風,扇在長翎臉上,打斷了她的毒素蔓延。
  
  整個空間,都瀰漫著可怕的氣息,「你敢求死?」
  
  男人開口,語氣裡帶着獨有的危險和殺氣。
  
  長翎嘴角含血,回頭的那一刻,小臉上帶着獨屬於她的妖媚,「不就是一瓣一蕊嗎?拿去吧!」
  
  「拿去看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