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相思兮長相憶》[長相思兮長相憶] - 第6章 血紅的花蕊

  長翎沒聽冥醫老牛的話。
  
  只要夜淵的人過來,她便會再次催動體內劇毒,她保留着最後的尊嚴,絕不讓自己的元神用在凡人身上。
  
  第三天的時候,夜淵親自來了,還帶了一個人……!她的貼身侍女,花箏!
  
  「嘭!」
  
  被傷的體無完膚的花箏像狗一樣被丟在地上,長翎:「……」,在這瞬間,竟沒不出那是誰。
  
  等抬頭的那一刻,心口猛的一跳。
  
  「花箏?」她,不是去梵天界了嗎?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長翎滿身虛弱的從床榻上滑下來,來到花箏身邊想要去拉她,然而花箏渾身是傷,竟讓她無從下手。
  
  她在這幽冥界守了自己上萬年,經歷了各種變革,在長翎心裏的重要程度僅次夜淵。
  
  「小殿下,不哭。」花箏虛弱的伸手拉住長翎,那一刻長翎清楚感覺到了她的顫抖。
  
  長翎只覺自己的心臟被人徹底剜開,而後狠狠的拽在手裡捏碎。
  
  滿眼模糊的看向夜淵,哽咽道:「你,一定要這樣是嗎?」
  
  到現在為止長翎都不知道,他因何有這樣的改變,但看到花箏被折磨成這樣。
  
  那些她執拗的原因,也都在此刻變的不重要。
  
  夜淵看着她的目光,深邃又冰冷!
  
  「你說,就這樣將她丟去無垠,她還能活着回來嗎?」語氣,冷的沒有任何溫度。
  
  長翎渾身一顫。
  
  自然知道他這是在用花箏威脅她。
  
  花箏知道現在這幽冥界到底發生了什麼,緊緊的抓着長翎的手:「小殿下,我可以去無垠。」
  
  「花箏。」
  
  「不要,不要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