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相思兮長相憶-木卿卿》[長相思兮長相憶-木卿卿] - 第2章 你不過是本王的玩物

夏侯景墨的嫌惡和摧殘讓木卿卿覺得無比的委屈和屈辱,眼角的淚不斷的滑落,她卻始終沒有吭一聲。
夏侯景墨不會知道,她之所以出賣自己來做暖榻,是因為她的母親患上了重病,已經纏綿床榻整整兩年了,需得用金貴的葯去吊命,若是沒了葯,就只有死路一條。
她也曾是官家千金,可她也只是個庶女,府中根本就不願意給母親治病,三年前,她和夏侯景墨告別的前夕,她和母親就已經被趕出了木家。
她一直都在等他,盼着只要他回來了,她就會有希望,可是原來,她的等待只是一場笑話。
這三年來,他一直都在京城之中,過的王侯富貴的生活,不過是將她拋到了一邊而已。
可她依然很愛他,很愛很愛,只是,她已經喝了絕子湯,而且也……沒有幾日可活了!
疼到了麻木,木卿卿只好閉上了眼睛。
卻馬上就被夏侯景墨捏住了下巴:「賤人,睜開眼睛看着本王!」
「你有什麼不敢看本王的?
你把自己賣給本王,不就是希望本王這麼對你嗎?」
「不……不要,求你……不要這樣。」
木卿卿到底忍不住顫抖這求饒。
她不想看到他眼中,自己難堪的模樣。
「不要?」
夏侯景墨卻勃然大怒:「是你說不要就不要的嗎?
木卿卿,記住你的身份,你如今是本王的暖榻奴才,是本王的玩物!
本王命令你,馬上睜開眼睛看着本王!
否則,那一千兩的白銀,你就別想拿到手了!」
一聽到拿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