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相思兮長相憶-木卿卿》[長相思兮長相憶-木卿卿] - 第4章 你眼裡就只剩下錢了嗎?

「王爺……」她弱弱的哀求:「奴婢錯了,打死奴婢……奴婢沒有怨言……只求您……在奴婢死後,把那一千兩……白銀送去給……給奴婢……的母親……」
—————————
木卿卿再次暈了過去。
江玉燕作疑惑的模樣:「王爺,您怎會欠一個奴婢一千兩白銀?」
夏侯景墨的臉色瞬間變得無比的黑沉——木卿卿這個貪財的賤人,死到臨頭竟然還惦記那點錢,還非要在江玉燕面前說出來,真是,該死!
「再潑醒,繼續打,繼續打!」
他咆哮着,情緒有些失控。
可幾桶冷水潑下去,木卿卿卻一點反應都沒有。
行杖的侍衛小聲的道:「王爺……她已經只有出的氣沒有進的氣了,再打……就成了杖斃了。」
「什麼?」
夏侯景墨忙上了前,試探了一下木卿卿的鼻息,竟是果真試探不到什麼氣息,他頓時就慌了,不管不顧的將人抱了起來,絲毫不在意木卿卿身上的血污髒了自己穿着的金絲蟒袍。
江玉燕見狀,只覺得這一幕無比的刺眼,果然,她得到的消息沒有錯,這個叫木卿卿的女子就是景親王三年前私定終生的那一個。
為了將這個賤人接進門,三年來,夏侯景墨一直都在皇帝面前爭取,甚至不惜答應先娶她為正妃才換的皇帝鬆口。
能讓夏侯景墨與她大婚三月後,就讓木卿卿做了景王側妃……
這個賤人,和她江玉燕搶男人?
還想踩着她江玉燕過富貴的日子?
她一定不會放過這賤人的!
表面上,江玉燕卻裝作溫婉良善模樣:「快!
王爺,您快將卿卿姑娘抱到房裡里,臣女這就請大夫過來。」
「不必了,你先回去,這件事,本王會處理的。」
夏侯景墨說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