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相思兮長相憶-木卿卿》[長相思兮長相憶-木卿卿] - 第5章 痛苦悲哀,她一個人背

這一刻,她是真的想將所有的一切都告訴夏侯景墨的,可是她很快就要死了啊,告訴了他又有什麼用呢?
她決定將自己賣掉的那一日,她就已經服下了致命的毒藥——七日斷腸。
顧名思義,她只能活七日,這是她能守住的對愛情的最後一點堅貞。
如果,她沒有服下毒藥,如果,她沒有喝下絕子湯,如果,她從一開始就知道她賣身的人就是她的愛人,或許,她會告訴他她的苦衷,就算只能做個暖榻,她也願意留在他的身邊,一輩子和他在一起。
可惜,這世上沒有如果。
關於這些秘密,她只能死死的瞞住,讓他徹底的嫌惡她。
那樣的話,收到她的死訊,他是不是就不會難受了?
「本王記得,你昏迷之前,讓本王將錢給你的母親送過去?」
這時,夏侯景墨倒是恢復了一點理智。
「是,」木卿卿說:「奴婢讓奴婢的母親給奴婢將錢都存起來,等以後奴婢能出了王府,好再去嫁人,奴婢總不可能做王爺一輩子的暖榻的,不是嗎?」
「你……」夏侯景墨氣的身體直發抖:「你竟然還敢想着再嫁給別人?」
「再嫁?」
木卿卿反問:「奴婢還沒有嫁過人,哪裡就是再嫁了?」
「莫非,王爺還惦記着與奴婢之前的那一點情意,打算毀了與那位丞相府大小姐的婚約,娶了奴婢不成?」
「如此,王爺倒是也可以不用給奴婢那一千兩的白銀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