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神王爺嬌寵小農妻》[戰神王爺嬌寵小農妻] - 第二章 真不是人

白夙一眼便看到了被子上的大攤血跡,這才猛然想起,男人是受了重傷的啊。
可昨晚她還 呸!
她可真不是個人!
猛然,男人一把扼住白夙的脖子,而白夙肥大的身軀連帶撞到牆上,發出了聲響。
「怎麼了夙夙,是不是他欺負你了?」
才走了幾步的王素蘭聽到響動,急步就回來。
梟絕看着自己手腕上的淤青,眼角一抽。
「姥,沒事,我起床呢,你快去吧!」
喉嚨被掐得生疼,但白夙儘可能讓聲音正常。
「也是,都受那麼重的傷,不能夠有力氣反抗!」
王素蘭嘀咕,又高興道:「夙啊,你好好收拾,姥這就去叫人來!」
王素蘭含笑往外走,已經生米煮成熟飯,賴不掉了!
等會兒讓媒婆當個見證人,將婚書交換了,她家夙這事就成了,不過這可是大好事,就算家裡沒錢,她豁出老臉也要借些來,好好請村裡人吃一頓。
從今以後,也就沒遺憾了。
王素蘭有些蹣跚,但步伐卻很快。
梟絕的雙眸卻迸着怒火,手上猛然用力,但對上白夙那大臉盤子,手驀然一顫,雖然昨夜摸到時心裏就有數,但面對面,饒是他,這衝擊也太大了。
白夙的喉嚨越來越疼,但她卻心虛的閉緊眼睛,艱難道:「對,不起!」
喉嚨就跟要被生生擰斷似的,一張臉也因為窒息從紅轉紫,但白夙卻依舊艱難而真誠道:「我知道,道歉肯定輕了,要打,要罵都隨你,留我一命就行。」
頓了頓:「如果你真要殺了我,也是我罪有應得!」
艱難的聲音中卻是誠意和愧疚,像極了到腳邊認錯的小奶狗,讓人根本生不起氣來,尤其臉都被掐紫了,竟也不反抗。
梟絕的氣瞬間消了大半………. 但想到昨晚。
前半夜他雖醒過來了,但因為還處於無力而被強了,但後半夜呢—— 那種極致的舒服令他失控,竟一直索取到了凌晨。
「我會負責的!」
梟絕道。
晨光里,男人五官剛硬,鬼斧神鵰般,模樣清冽俊美,若不是右臉上橫着一條長刀疤,將野性和危險刻進他的骨子裡,他定是世間最尊貴的男子。
而他的身材更是比昨晚摸着,更健碩飽滿。
白夙不禁吞咽了下口水,但還是拒絕:「不用了,這事本來就是我傷害了你,你能既往不咎,我已經很感謝了!」
梟絕雙眸微眯,如狼般盯着她,他以為這個女人想嫁給他,畢竟連婚書都寫來了,還在請人來做見證。
難道只是一時衝動?
「你快走吧,再不走我姥她們就回來了,就真走不了了!」
白夙真誠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