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王掌心寵:神醫毒妃太撩人》[戰王掌心寵:神醫毒妃太撩人] - 第2章 重生

  「裝什麼死,醒醒!」
  柴房內李嬤嬤抓起蘇杳的衣領,便是狠狠一個大耳刮子抽過去。
  一耳光扇得蘇杳猛然醒來,臉頰火.辣辣的疼痛讓她清醒了幾分。
  她沒死?
蘇杳抬眼茫然四顧。
  柴房門外投來的光線中,一抹錦衣身影走到她身前蹲了下來,那張臉出現在她眼前時,蘇杳猛地心頭一緊,慕晚凌!
慕葉亭的親妹妹!
  慕晚凌手中拿着匕首,一把掐住了蘇杳的下巴,聲音幽冷:「既然你不乖乖聽話,那留着你也沒什麼用處了,我噁心你這張臉好久了,殺你之前非毀了你這張狐狸精臉不可!」
  慕晚凌眼底閃過一絲狠意,抓起匕首便狠狠的往她臉上划去。
  那真實的感覺,讓蘇杳不敢相信,她強忍着渾身的劇痛,奮起反擊,猛地一把抓住了慕晚凌的手腕,拼盡了全力奪走她手中的匕首。
  「賤人,你還敢還手了?
!」
對於她的反擊,慕晚凌驚愕萬分,又惱怒至極。
  「嬤嬤,抓住她!」
慕晚凌呵斥一聲。
  嬤嬤立即上前衝上來死死的抓着蘇杳的胳膊。
  蘇杳心頭緊張不已,不知是不是夢境,但是無論如何,現在,她絕不能任人宰割!
  「滾!」
  蘇杳抓住對方手腕反手一扭,疼的嬤嬤痛呼慘叫一聲,她又是一腳猛地踹在嬤嬤腹部,將嬤嬤整個踹飛撞到牆上。
  看到這一幕時慕晚凌驚呆了,這賤人竟然敢打人了!
  「賤人,你找死!」
慕晚凌震怒,立刻捲起衣袖快步上前。
  蘇杳心頭一驚,慕晚凌也會些功夫,雖然身手較弱,但她現在傷痕纍纍根本打不過,不能跟她硬拼!
逃!
逃離這裡!
活下去!
  只有活着才有機會報仇!
她要活下去!
  強烈的生存意志讓她不顧一切的奮力逃出柴房。
  沒錯,這裡是太師府,她嫁給慕葉亭後,生活了三年的地方!
  她怎麼會在這!
  但本能告訴蘇杳,得快點逃,慕晚凌要追上來了!
  她本想直接從走廊直接衝出去,可拐角處卻突地迎來兩個身影——  她猛地便撞到了那個男人的懷裡,連帶着他身旁的人也跟着後退了幾步。
  「諾兒!」
男人緊張的聲音在她頭頂響起。
  聽到這個熟悉的聲音,她渾身血液頃刻冰冷,心底猛地騰起滔天恨意。
  她一抬眸,便見慕葉亭正緊張的攙扶着蘇諾。
  恐懼和危機感讓她立刻撒腿就跑。
  慕葉亭卻眼疾手快的抓住了她,一臉正色對着蘇杳呵斥:「晚照!
撞了你嫂嫂還不道歉!」
  晚照?
  是在喊她?
  她渾身僵硬的轉過頭,看着慕葉亭那微怒的神情,她感到有些不可思議。
  慕晚凌帶着人追來了,氣憤不已的上前,「大哥,這賤人留不得了!
她今日竟敢不聽命令擅自從霄王府逃出來,還說不想繼續給秦玉遙下毒了,威脅我若不放了她,她就要把這件事宣揚出去!」
  蘇杳聽着這些話,震驚萬分,給秦玉遙下毒?
晚照?
  她成了慕晚照?
  記憶中,慕晚照一直謹小慎微,常年不露面,她甚至沒見過慕晚照,如今,她卻是重生到了慕家庶女慕晚照身體里?

  聞言,慕葉亭放緩了語氣,溫柔帶着哄人的語氣對蘇杳說:「晚照,你可知你肩負着多大的重任!
秦玉遙恃寵而驕,心狠手辣,從不讓人近身,只有你能有機會接近他,如你能殺了秦玉遙,便是崇國的大功臣!」
  慕葉亭說著,溫柔的撫着她鬢邊髮絲,打量着她的容貌,說:「你與蘇杳相似的幾分美貌,便是你最大的武器,聽大哥的話,回霄王府去,完成你的任務。」
  「等到計劃成功,你和你娘都有享不完的榮華富貴。」
  慕晚照嫁給秦玉遙竟然是為了下毒殺秦玉遙……  而秦玉遙之所以會娶慕晚照,還是慕葉亭讓她幫慕晚照做媒,當她告訴秦玉遙時,秦玉遙想都沒想就答應了。
  原來,這也在慕葉亭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