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完大佬跑路後,被迫回來結婚了》[渣完大佬跑路後,被迫回來結婚了] - 第5章 暫別

李晉望着客廳的血跡發愁,斟酌片刻,還是自作主張的撥通號碼。

「喂,許醫生嗎?我是李晉。麻煩您現在來黎苑一趟,對,總裁受傷了……」

沈愫離開黎苑,打車去了遠離城市的一處偏遠山腳。

到達目的地時,星月當空。

沈愫付給司機三倍車費,把行李留在車上,讓他在山下等自己半小時。

明月隱沒在陰沉的雲霧之中,幾顆星星發出微弱的光芒,倔強又孤單。

沈愫藉著手機的光線,花了十多分鐘,徒步走至山腰的一處墓碑前,墓碑簡陋,碑文的刻痕由於年歲侵蝕,褪色不少。

距離她上次來已有數月,墓周遭生出不少生命力頑強的雜草。

沈愫費一番功夫揪扯野草後,雙膝彎曲跪下,重重磕上三個響頭。

冰涼的觸感緊貼額頭,因重磕帶來的微微疼痛,讓沈愫格外安心。

「奶奶,我要離開寧城,去A國求學了。」

沈愫卸下偽裝,深深吸了一口氣,沉寂的無邊夜色能掩蓋一切心事,而冰涼的墓碑,就是最好的傾聽者。

她跪坐着,緩緩吐出深藏心底的話:「那本就該是我的,是柳煙蕪利用關係替換我當初的名額。兜兜轉轉,我用了不太光彩的方式,總算又拿到這個機會。

柳宸說的對,像我這樣的人,是該爛在泥里。可我,從不後悔。」

山頭的晚風微涼,晃動樹影沙沙作響,換做他人怕是要嚇破膽子,可沈愫只覺只有這一刻,才是真正屬於她的。

沒一會兒,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