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藩王不太正經》[這個藩王不太正經] - 第5章

第五章 唐寅的真跡你,你是哪裡來的野人,敢在蘇家大院撒野,你活膩了吧你!」
陳仁傑害怕得向後躲了躲。
葉凌,你不過是個准孫女婿,就敢在我蘇家鬧事打人,我一定要稟告爺爺,讓他把你趕出蘇家!」
蘇雅扯着嗓子大吼。
周圍的蘇家人也跟着應和道:是啊,我們都看見了,是葉凌的人找茬鬧事,一定要讓爺爺懲罰他!」
眾人怒罵,把他說成十惡不赦的罪人一樣,恨不得把他送去吃槍子。
蘇柔臉色慘白,全身再也沒有力氣,癱倒在葉凌身上,慘然道:葉凌,我們還是走吧,這蘇家沒有一個人講道理的!」
葉凌心中一痛,眼中寒光一閃,那冰冷的殺意,就讓陳仁傑的血液都要凍僵了似的。
他哆嗦着身子,咬牙怒斥道:葉凌,你又要動手嗎,難怪你會被抓緊大牢,原來你就是個不講道理的野人!」
呵,不講道理?
像你們這群顛倒是非,滿口污言穢語的垃圾,也配跟我講道理?」
葉凌恥笑一聲,一步來到陳仁傑身前,抓住那盒子里的玉佛。
他在陽光下晃了晃玉佛,看着眾人露出譏笑之色。
你們難道沒聽過嗎,天然的帝王綠色澤均勻,在陽光下晃動光色穩定,而人工染色的假翡翠,就會出現散光和色弱現象。」
眾人直勾勾看着那玉佛,眼神懷疑的看向陳仁傑。
陳仁傑臉色一白,連忙攤手道:你們別信這個垃圾胡說,我可是珠寶行的少東家,難道這個垃圾比我更懂珠寶?」
是啊,以陳公子的身份地位,區區一兩個億,用得找造假嗎?」
蘇雅急聲站了出來。
她相信自己的眼光,陳公子可是真正的富二代,不會讓她在這種場合丟臉的。
呵,看來我不把這玉佛弄碎,讓你們親眼看看內部,你們這群蠢貨是不會明白的!」
葉凌冷笑,手指微微用力,那玉佛就發出咔咔的聲響。
陳仁傑臉上發白,顫抖着聲音道:葉凌,你瘋了嗎,這可是價值一億五千萬的玉佛,你要是捏碎了,把你老婆賣了你也賠不起的!」
蘇雅眼露嗤笑,大叫道:葉凌,你有膽子就捏碎啊,這價值一億五千萬的東西,夠判你坐一輩子牢了!」
蘇柔急得眼淚都掉出來,拍着手尖叫道:葉凌,你快把那個玉佛放下,那不是咱們賠得起的東西啊!」
在場所有人都把目光落在葉凌身上,他們一個個眼露驚駭,覺得這小子真的瘋了!
而葉凌卻是神色淡然,拇指向下一戳。
砰的一聲,那玉佛像玻璃一樣碎開。
中間,一道道綠色的染痕顯露出來。
不,不可能,這玉佛怎麼可能是假的?」
蘇雅臉色漲紅,在那碎渣上翻了又翻,手指戳出血來都沒有一點反應,眼神獃滯的看着那一堆碎片。
鄭仁傑臉色發白,他看着周圍那一雙雙嘲笑的目光,那就像是一道道耳光扇在他臉上,他恨不得找個洞鑽進去。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