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男人來自秦朝》[這個男人來自秦朝] - 第三章你想氣死我啊

王永飛晚上回到家之後,便見到了讓他畏之如虎狼的爺爺。

「今天,你幹什麼去了。」王愛軍問道。

「我去看了一下救了詩詩的那小子。」

「你是不是去威脅人家了?」

王愛軍怎麼會不知道自家孫子的性格呢,這小子就是個混不吝,他一向把張詩詩當作自己的親妹妹的,小時候,誰要惦記張詩詩,他都能上去跟人家干架。

王永飛沒想到自家爺爺,這般料事如神,聽到王愛軍的話語後,便是有些愣了。

「罷了。」王愛軍揮了揮手說道,忽然他輕咦了一聲,對王永飛說道:「沒想到你小子轉性了啊,那成天掛在耳朵上的耳環,居然摘掉了?」

「什麼?」

王永飛不明所以,摸了摸自己的耳垂,卻發現那自己一直戴着的耳環,居然不見了,但心裏也沒有太在意。

晚上,張詩詩來王家吃飯,吃完飯,可憐巴巴的對王愛軍說道:「外公,你勸勸我媽吧,我根本就沒在那次綁架中,受到什麼驚嚇,根本不用去做什麼心理治療。」

「還沒有受到什麼驚嚇呢,你說你以前,對哪個男孩那麼上心了,那叫李東來的小子,不就是救過你一次嗎?你就成天朝他那跑?」王丹丹,也就是張詩詩的的媽媽說道。

「我看你,就是得了斯德哥爾摩綜合征了。那個李東來有什麼好的,一個窮學生,暑假裏還去快遞公司打工,送快遞,她怎麼能配的上你。」

張詩詩不說還好,一說,王丹丹就炸毛了,嘴裏噼里啪啦的說了起來。

深知自己母親秉性的張詩詩,自然知道在這種時候,絕對不能頂嘴,低着頭任憑她媽媽說個不停。

但,王丹丹的看不見的是,她每說一句,張詩詩就自顧自的嘀咕一句,李東來就是好,就是好,多帥啊,暑假打工,人家那是自食其力。

王丹丹說得口乾舌燥,她也了解自己家女兒,知道不能硬來。

但是,一想到自己原本高冷的女兒,從小就是學校女神,居然對一個窮酸,那麼上心,她就氣不打一處來。

深呼吸一下,她就是鐵石心腸,必須得把張詩詩送到海上市,去看心理醫生了,不是她真的以為自己閨女,得了斯德哥爾摩綜合征,愛上了李東來。

而是知道,像張詩詩這種少女,突然間,被人上演一出英雄救美的戲碼,自然是會出現這種,芳心暗許的情況。

當初,張詩詩他老爸,就是給她來了這麼一出,所以,她就鬼迷心竅的嫁給了他,還給他生了個這麼漂亮的閨女。

可是結果呢。

有他們王家這麼強大的家族做後盾,張詩詩她爸,居然還只是一個縣級的一把手。

她不可能讓自己女兒到自己的覆轍了。

她要送張詩詩離開,讓張詩詩冷靜一段時間,反正像這種小年輕,感情來的快,去的也快。

張詩詩的氣鼓鼓的將飯後甜點,搓成一團團的,將王丹丹的平常教育她的淑女形象,拋到了一邊。

看着自家閨女,因為一個小癟三,居然連自己平常教導的話,都拋在腦後,王丹丹更加堅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