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男人來自秦朝》[這個男人來自秦朝] - 第七章這恐怕由不得你

就在辛進軍,在恐懼中瘋狂的朝**局而去的時候,王家大院卻是雞飛狗跳起來。

這一天,本來還算壯實的的王家老爺子,王愛軍,卻是一頭栽倒在地上。

幸虧,王老爺子的老友神醫,張來去,正陪在老爺子身邊,如若不然,這一下子,就直接能一命嗚呼。

可就算保住了一條命,也……

「情況不太理想啊。」

張來去用金針渡穴的古法,暫時吊住了張老爺子的一口氣,但是他得到的這門古法卻有殘缺,他能做到的程度,也就是讓王愛軍多活一會兒而已。

「張爺爺,我爺爺怎麼樣了。」

這時,王永飛快步跑了進來,看到張來去,便拉着他的衣袖問道。

雖然他這人比較混,但是對爺爺卻非常的重視——他從小就跟在爺爺身邊,是王愛軍將他養大的。

「哎,老朽學藝不精,只能吊住老王的一口氣,但是也撐不了多長時間,這段時間,你們找一些野山參,我弄點山參湯,看看有沒有效果。」張來去說道。

「啊?」王永飛一屁股坐在地上,眼中都沒有了光彩,「難道就真沒有了辦法了嗎?」

「辦法?」張來去嘆息了一聲,「辦法我倒是有,但是,這條件太苛刻了。」

王永飛彷彿抓住了救命稻草,從地上彈了起來。

眾人也被張來去的話語,給重新激起了鬥志。

看到眾人看他的眼神,張來去真想抽自己一大嘴巴子,方法是有方法,但是跟沒有,也沒有太大的差別,他又何必說出來。讓這些人重新獲得希望,最後又重新歸於失望呢。

「張爺爺,你快說是什麼辦法?」王永飛抓着張來去的胳膊,焦急的說道。

「哎,罷了。」張來去有嘆息了一聲,「你們不要報太大的希望啊。」

看到眾人的眼神,他就知道自己這一句白說了,「辦法就是,找到一個外煉圓滿的大師,讓其用丹田藏着的那口精純真氣,來激發老王的生命力,可是這外煉大師又豈是這麼容易找的呢。」

「況且,就算是找到對方,也肯定不會幫。」

「要知道這口精純真氣,可是外煉大師進入練氣期的關鍵,使用了這一口丹田氣,這外煉大師也就廢了。」

張來去說道。

「外煉大師?」有許多人對這個新名詞,非常疑惑。

張來去又將外煉大師的事情說了一番,眾人都沉默下來,這世界上,居然有這種人物,彈指成風,殺人於無形。

這種人物,別說是找到,就算是找到他會放棄自己的前途嗎?

就在眾人,已經完全放棄希望之時。

「外煉大師?」王永飛眼睛一亮。

「救命啊,救命啊,有人要殺我。」

辛進軍狼狽的一個急剎車,停在**局門口,慌忙的拉開車門,大喊大叫的朝着**局裏面而去。

李東來抬頭看了一眼這**局,便信步走了進去,一步踏出,便是來到了辛進軍的身旁,一掌拍去,辛進軍便是一口血噴了出來。

辛進軍本來就以為自己要死了

猜你喜歡